潍坊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云计算趋势调查解析还有多少公有云终将消散

发布时间:2019-08-15 20:24:21 编辑:笔名

  规模扩张工作当中的一大重要方面 甚至从平台架构这一长远角度来看为关键的方面 其实与具体承载量无关,真正的核心在于金钱以及规模经济效应。只有保证这两项因素处于企业能够接受的合理范围之内,由购买流程以及后续良性循环(良性循环的说法源自Amazon Web Services)才能真正将超大规模体系带给做出尝试的厂商。事实上,众所周知时间就是金钱,而很多正在着手构建公有云方案的企业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只有很早之前就开始行动的企业才有机会拿出拥有实际可行性的云服务项目。相比之下,后来者需要投入金额惊人的款项以缩小与原有厂商的差距,同时用相当长的时间周期来吸引客户以积累起规模经济所必需的受众基础。直白地讲,这是一场赌注巨大的博弈,而回报却远远谈不上稳定。

  时至今日上述趋势已然非常明显:就在Amazon公司公布其公有云业务实现爆炸性增长,并远超同业竞争厂商后的第二天,惠普公司就宣称将关停旗下Helion OpenStack公有云。

  如果惠普与戴尔 作为目前世界是规模的两家服务器制造商 在拥有自家交换与存储业务的背景之下都无法拿出足以抗衡Amazon Web Services、谷歌Cloud Platform以及微软Azure的公有云方案,那么其它企业又凭什么敢于认为自己能够从长远角度为那些有意以混合方式进行运营的客户提供混合云产品?而混合云又是否只是公有云全面普及之前的一种垫脚石?从理论角度讲答案也许是肯定的,不过从长远角度出发,经济因素可能会迫使每一家企业都终放弃自己的内部。而Netflix公司将自身工作负载全面交由AWS打理当然也是出于这一理由。

  如果经济效应能够决定哪家企业掌握着为广阔以及丰富的公有云方案,那么市场必然只能容纳少数几家云服务供应商 而其余竞争者则将被无情的历史车轮所碾碎。未来仍然生存的可能仅剩数家极为强大的厂商,每一家都能够在企业、政府以及其它组织机构的IT运营领域拥有足以同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IBM相抗衡的影响力。AWS目前也拥有的服务广度与深度非常惊人,因此我们也能够理解为什么像惠普以及戴尔这样的技术巨头甘愿认为自己的云方案只能立足于基础设施,在此之上的高级软件需要由客户自身或者其它合作伙伴来提供。

  不过问题并非如此单纯,因为惠普与戴尔双方已经亲眼见证了IBM面临的困境:蓝色巨人于201 年6月以22亿美元收购了SoftLayer公司,且截至目前其至少已经向其额外投入了12亿美元用于产品构建。虽然SoftLayer目前拥有超过 万家客户以及28座容纳有总计 万5千台服务器的数据中心(我们认为这些数据中心很可能处于半闲置状态,不过IBM方面并没有透露服务器的确切数量),但这样的规模仍然远远低于AWS、微软以及谷歌的整体容量 三家云巨头都宣称,其当前服务器总量已经超过100万台。IBM公司在运营SoftLayer方面并没有犯下什么严重错误,但正如戴尔及惠普一样,单单不犯错还远不足以保障成功 在云服务市场上,规模才是要务,而在多年之前就开始以规模化为方向进行实验更是云业务成功的必要前提。

  就在AWS帮助超大规模客户构建定制系统以实现业务迅猛增长的同时,戴尔公司于2009年9月以 9亿美元收购了Perot Systems以响应全球客户的期待。而除此之外,在托管与应用程序外包方面的实践经验也非常重要 Rackspace Hosting、SoftLayer以及其它服务商的经历都证明了这一点。相比之下,惠普与IBM显然缺乏运营托管业务的经验(惠普方面为此收购了EDS公司)。戴尔方面投入数年时间构建其云方案,但终于201 年5月决定关闭Dell Cloud 顺带一提,Dell Cloud基于OpenStack云控制器,戴尔原本希望将其打造成自己的超大规模基础设施平台。

  惠普公司在公有云业务方面已经做出了两次尝试,次是尝试推出HP Cloud,第二次则是惠普Helion。在第二次努力当中,惠普同样选择了OpenStack作为软件平台,并在此之上构建公有云。惠普公司从未明确讨论过其在Helion云当中使用怎样的服务器以及存储机制,但根据坊间传言惠普所持有的超过 00 PB客户数据实际由Swift对象存储方案负责承载,并作为Helion的后端支撑;然而一旦Helion如期于明年1月关闭,惠普将很难帮助客户将如此规模的数据转移至其指定的公有云环境当中。

  而那些广受好评的合作伙伴,例如Amazon Web Services以及微软Azure,使用的并不是OpenStack而且拥有自己专门的基础设施与平台云服务交付软件堆栈。因此现有惠普Helion云客户恐怕只能寄希望于Rackspace了,其目前属于全球基于OpenStack的规模的云服务供应商,同时也是美国宇航局的合作伙伴之一。有鉴于此,惠普应该建议客户将自己的工作负载及数据迁移至Rackspace方面。不过出于某些尚不明确的理由,惠普并没有给出这样的解决办法。(目前尚不清楚惠普公司为何不直接将Helion出售给Rackspace,当然也许双方正在就此进行秘密洽谈。)

  与其它IT设备供应商一样,惠普与戴尔都在混合云业务方面遭受挫折。具体而言,两家企业原本希望能够构建私有云方案,其运行在企业数据中心内部并能在一定程度上与AWS及Azure相兼容,从而帮助客户弥合公有云与私有云之间的对接鸿沟。

  人们总是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强调称,公有云业务不仅市场竞争激烈、而且利润空间极低,这样的观念也直接导致了惠普以及戴尔不得不关停自己的云方案。然而Amazon公司发布的财报结果显然狠狠打击了这种说法。AWS业务目前的运营收入已经超过思科系统公司在其季度中的表现(AWS业务占整体营收的25%,而思科只占22.4%)。这意味着率先以积极态度推动云业务发展的思路不仅能够帮助厂商取得先发优势、积累起可观的容量储备,更能够在功能与特性方面拔得头筹。要获得成功的公有云业务,我们需要在向个角度全面进行规模扩展。利用OpenStack与廉价设备作为组合还仅仅是必要的入门筹码;接下来要比拼的其实是运营经验以及供应商自身的长期生存能力。过去这种情况曾经出现过:几十年前,没人会因为购买IBM的产品而被解雇。如今的情况则是:没人会因为部署AWS而被解雇。

快乐工场
2016年深圳家居战略投资企业
2006年嘉兴生鲜食品Pre-B轮企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