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春秋大牛和他的童话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14:06 编辑:笔名

大牛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都十一岁了。学校就在自己的村子里,是拆了古庙,改建的,不远,走过一片玉米地,南瓜地,就是。大牛是个听话的孩子,虽然长得瘦猴一样,不中看,但学习成绩还不错,特别是算术,他不用学,都会。别的娃娃都害怕小数点,总是闹不明白,他不怕,把一个南瓜分成10份,一份就是零点一嘛。打算盘,大牛更拿手,三下五除二,逢十进一,他背得滚瓜烂熟。  从二年级开始,大牛每天下了学,都要帮娘干些家务活。到了春天夏天秋天,就要打一背篓猪草回来,这是娘交给他的光荣任务。大牛的爹是个脱产干部,在不远的一个公社工作,天天要为人民服务,没有时间帮着娘。他大牛就是家中的大男子,二牛和三牛更小,帮娘分忧解愁,理所应当。大牛打猪草也是一把好手,跟小伙伴们一起动手,每次都是他打满背篓,那些比他大一点的女娃娃也没有他手快。大牛还要留出时间,下水抓青蛙,上树捣鸟窝,或者采摘些野果子,跟大家共同分享。  村里的娃娃爱大牛,学校里的老师爱大牛,村里的大人们都爱大牛,大牛也爱他们,大牛就是不爱那个生产队长。村里的生产队长尹廷堂,也不喜欢大牛。  大牛觉得,这个娘让他叫三叔的人,脸皮很厚。曾经一段时间,这人有事没事总爱往自己家里跑,总爱跟娘搭腔说话。去年夏天的一个夜里,大牛一觉睡醒过来,发现娘正跟这人争执着什么,推来桑去的,娘好像还在流泪。大牛看清楚了,才一骨碌爬起身,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照着队长的后背抽了下去。大牛的力气不大,可还是抽得他蹦了起来,口里发出丝丝的怪响,只是没有喊出声来。这人显得很暴躁,举起拳头,照着大牛就要擂过来。可还是没有打到大牛的身上,只是摸了一把自己的后背。摔门而去时,还恶狠狠地挖了大牛一眼,还骂了一声:小杂种!  娘对他说,大牛啊,这事千万别对你爹说道,啊!大牛长大后才知道,那几年,公社干部都要站队,什么红山师红总师的,爹站错了队,也正挨批呢。尹廷堂也正是抓住了娘的这个软肋,才经常这样想占娘的便宜。此后,村里开会,娘总是受气。队长开腔就骂,生那样多杂种,不来劳动,靠大家养活,不要脸。娘知道人家骂谁,忍着。秋里,收了庄稼,分配玉米瓜菜,大牛家总是一户,无论包谷棒子,还是南瓜蛋子,剩下的不光个儿小,有时还不够数,娘也忍着。  大牛年龄小,好多事弄不懂,可人家这样明明白白欺负他们,他咋会不知道啊,大牛恨透了队长尹廷堂。也就从这年秋里开始,大牛天天都在想着法子,想着怎样替娘出口气,解解恨,收拾一下那个坏蛋队长。为这事,大牛整整想了一年的办法,他也私下问过小伙伴们,想弄个巧妙的计策。今年,上了三年级的大牛,也许是学过小数和珠算,终于聪明些了吧,反正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他有办法整治那个臭队长了。  盛夏到来,玉米正在拔节,南瓜花儿正在开放。大牛跟小伙伴们,每天都要钻进玉米林里,南瓜地里,给猪打草。田间地头,各种杂草蓬勃生长着,青翠喜人。许多其实就是山野菜,连人吃着都别有风味。每次打回家的猪草,娘都会从中挑出灰菜,苦苣菜,还有腥腥草,用开水烫烫,给他和弟弟们拌着吃。  一天等着一天,南瓜花儿终于谢了,小小的南瓜开始成长了,先是鸡蛋那样大,再是碗口那样大,慢慢就像足球篮球了,一个个平静地躺在瓜蔓旁边,争先恐后,比着赶着长大。队里的南瓜品种多,有金黄的,有紫黑的,有菜花色的,异彩纷呈,煞是好看。这些天里,大人们都忙着麦场上的事情,全队人的麦子都要靠连枷打,靠耕牛带着碌碡碾。打场也要抢时间抢天气,青壮劳力一个也不能耽搁,一早一晚都有事儿干。为此,这包谷地里,南瓜地里,就是未成年人的世界,多有几个老爷爷老奶奶出没。  大牛每天都要来打猪草,不过他不跟伙伴们凑热闹,就跟自己要好的狗蛋走一路,瞅哪块地儿没有人,往哪块儿地里跑。大牛觉着,自己在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就像小兵张嘎和潘冬子一样,算是小英雄。但目前要保密,不能叫人知晓。狗蛋当然不用怕,他是自己人,每次行动,他要为自己站岗放哨。大牛必须有足够的时间,才能把事情办好。  六月六这天,大牛和狗蛋选了庙儿湾坪上,这块地离村子远些,做点手脚更便当。他们先是一边打草,一边选择,还要酝酿那事。等把猪草打好了,或者体内有感觉了,大牛就会拿出事先备好的小刀子,走近选好的的南瓜,轻轻割去一小半,然后,掏光里面的瓜瓤,把自己的赃物排泄在里面,再把那一小半瓜盖上,用备好的泥土封好。今天已经干了六回了,他们是从古历六月初一开始的,每天选两个瓜,都是的,长得的。大牛计划在立秋前干结束,争取做够二十个。大牛和狗蛋想,二十个大瓜里面,队长家一定能分得四五个,这就足够了。  每次做的时候,狗蛋都站得远远地,他比大牛小一岁,大牛怕他做得不好,不细心,不让他做。大牛只让狗蛋放风,还有就是供料。他大牛一次不能保障做好两个,他拉不出来,也没有办法,这也是他要带着狗蛋的关键。做活的时候,要把瓜皮上的花纹对整齐了,还要把泥土封均匀,过后还要摘片瓜叶盖住,不能叫别人在南瓜长好前,发现任何丝蛛蚂迹。当然,狗蛋也不愿做这事儿,他怕臭味,闻着就要吐。每次他站远了,还要把鼻子捂住。  啥叫做贼心虚,两个小家伙,真正体验了。每次做事前,他们把周边的情况侦查了,才下手,一有风吹草动,狗蛋就会打口哨,大牛就会立即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头一天下手,刚刚划破南瓜,地里就有刷刷刷的声响,两个人都吓得心惊肉跳,等了一会,才发现一只野兔子在瓜田里乱跑。昨天,也差点出了事,大牛破好瓜,正在使坏,村里的三奶奶背着背篓过来了,正在东张西望。两个人手忙脚乱,还是大牛机智,故意大声嚷嚷,三奶奶,别过来,我们正方便啊!三奶奶是队长的三娘,千万不能发现他两人的秘密。  这天上地,大牛一点也不忙,几天过来,毕竟积累了经验,这活儿要干立马就能搞定。不过干着干着,大牛开始有些怀疑,那瓜长好,能不能分到队长家里,要是分到别人家里,一刀切下去,弄一案板的粪便,那就糟了。大牛这样想着,就停止了打草,冲狗蛋说,要不我们不干了,这事儿,也缺德啊!狗蛋没有说话,好像在思考。过一阵,大牛又问,狗蛋,你说那大瓜一定会分给尹廷堂家吗?狗蛋这回很肯定,一定,一定,年年大瓜都是他家的,我爹我娘都这样说。你敢拉钩吗,敢!那就拉钩,好!  拉了钩,大牛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心里一直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想,这样做了,把瓜切开,装上粪便,再封好,那南瓜能不能长好,能不能成熟的问题。大牛只想到了问题的一个方面,还一直想不通畅。奇怪的是,这天把瓜切好,狗蛋和大牛都拉不出来,一点也没有。蹲了半天,只好作罢。把那瓜原封不动地盖上去,大牛才想起,今天他跟狗蛋都没有吃早饭,今天他们早上刚起床就来了。  走出南瓜地,大牛和狗蛋越加有些饥肠辘辘的感觉。快到村口的时候,还碰上了队里搜查。队长尹廷堂带着人,对所有从地里打草回来的人,都要搜查,说是有人开始偷队里的瓜菜了。不用他们说话,大牛头一个把背篓里的猪草倒了出来,划拉开,狗蛋也是。几个人看了,屁都没有放一个。可打这天开始,队里不准人再进地里打猪草了,大牛跟狗蛋的事也就终止下来。大牛也没有再到地里看看,自己做了手脚的那些瓜,长得怎么样。  秋天,很快到了。正在上学的大牛经常问娘,瓜熟了没有,队里分配瓜果了没有,今年那些的南瓜,都分给谁家了。冬至的时候,大牛一边吃着甜甜的南瓜,还在问,村里人吃南瓜了没有,有没有发生点啥事。腊月里大牛还在问,队长家吃过南瓜吗,没有听见他家有啥事发生吗。寒假的时候,过年的时候,大雪纷飞的时候,大牛还在傻傻地问。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连狗蛋也无法回答。  大牛的爹都听得不耐烦了,说,人家队长家谁吃南瓜呀,再大的瓜,都抱去喂了猪了。大牛揉了揉眼睛,啥话都没有说,只是狠狠地击了一下手掌,击得山响。  翻年,大牛就十二岁了,升四年级。 共 31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看性障碍因素进行护理
黑龙江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医院

上一篇:老家的石板街

下一篇:我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