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边锋小说易水恋歌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44:29 编辑:笔名

初冬,燕国已是白雪皑皑冰封的世界。燕国境内的易水河畔的小洲中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一个柔美的声音唱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寻着声音看去,在易水边有一栋别致的庭院,庭院中落满一地雪花,一位妙玲少女头戴银璎珞,身穿白色裘袍,手持十三弦古琴坐在草屋下,她一边抚琴,一边温柔地注视着院子里舞剑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身穿虎皮大衣,脚踏飞云履,手中持一柄锋利的宝剑,男子手中的剑越舞越快,青色的剑光和白色的雪花相撞在一起,雪花四溅开去,宛如雪中的舞姿。随着青年男子剑舞动的速度,少女手中的琴音有节奏地越弹越疾,剑舞到极点,琴声也高到极点,突然“哐”一声刺耳的破音,琴声停了下来。  舞剑的青年男子听少女的琴声停了,他转身朝少女看去。少女咬着牙齿,皱着眉头,原来她右手食指指尖已经被蹦断的琴弦划伤,一滴滴滚圆的血珠从指尖滴下来,滴落在黑色的琴身上,渐渐被冰冻住。  青年男子大惊,收了剑,从身上撕下一块布片,赶到少女的身边,跪在少女膝前,温柔地拉着少女的手,小心翼翼地为少女包扎,同时心疼地责备道:“琴姬,是不是很痛?怎么这样不小心。”  “荆卿,没事,只是小伤,很快就好,不会妨碍我继续弹琴。”琴姬说着,把脸转了回去,眼睛中滚下一滴热泪。  “琴姬,你近来怎么了?总是流泪,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瞒着我?”荆卿双手捧着琴姬的脸颊,直视着琴姬的一双黑眼睛,他本想从琴姬泪水迷糊的眼睛里找出她痛苦的根源,可他看了许久,她的眼睛像一口深不见底的井,无论他怎么努力,他始终看不到井底。  “没有,真的没有,我只是看到初冬时节草木凋零,再想到人生如草木,无论春花秋实如何美好,冬季总是要凋落的,所以有些感伤罢了。”琴姬掩盖着自己的内心,脸色露出浅浅的微笑,她握着荆卿冰冷的手,用恳求的语气道,“荆卿,秦国大军已经攻破了赵国,现在秦军已置兵易水南岸,秦军一定会借着易水冰封的时机跨过易水,挥师北上,进攻燕国,到时燕国将国破山河碎,燕国大地将被血色和悲伤笼罩,哀鸿遍野。到时我们该怎么办呢?要不我们在秦军攻过来前离开燕国吧。”  荆卿好奇地问:“你想去哪里?”  琴姬想了想道:“我想去一个没有杀戮,没有痛苦,只有你和我的无人小岛,到时你打渔,我织布,过与世无争的安宁生活。”  “琴姬,这是不可能的。”荆卿面色阴沉,仰着天叹道,“我怎么能离开燕国呢?田光大哥对我有的知遇之恩,这么多年来,我和他情同手足,如果我这样走了,我如何对得起他?我岂不成了无情无义的人,再说一个无情无义的人,怎么值得你终生相伴呢?”  琴姬沉思良久道:“荆卿,看来我无法劝你离开燕国,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要我答应你什么?”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离开燕国,永远不要离开我。”  荆卿紧紧抱住琴姬,轻声道:“琴姬!我答应你,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永远不离开燕国,永远不离开你。”  两人相拥温存了许久,琴姬道:“荆卿,我听说今天田光大夫要请你喝酒,你知道他请你喝酒为了什么事情吗?”  “喝酒嘛,我和田大哥经常一起喝酒,难道他找我喝酒还能有其他事情?”  “我知道田光大夫为什么请你喝酒,他想让你去见太子丹,商量一件重大的事情。”  “商量什么重大事情?”  “刺杀秦王。”  “刺杀秦王?你真会瞎猜!”  “我确实是瞎猜,但我从来没有猜错。”  “你确实从来没有猜错,一年前,你说秦国将打败赵国,秦国果然打败了赵国;你说太子丹将回到燕国,太子丹果然回到了燕国……如果你是一位男子,一定是这世界上可怕厉害的男子。”  “我是这个时代可怕厉害的人,但又能怎么样呢?有些事我依然那么无能为力。”琴姬力不从心地道,“荆卿,如果田光大夫要带你去见太子丹,你一定要拒绝他。”  “我怎么拒绝?总得找个理由吧。”  “你可以在我面前发誓不见太子丹。”  “这算什么誓言?太子丹是君子,我发誓不见他,似乎说不过去。”  “你答不答应我?”琴姬生气地说道,“我要你现在发誓,立刻发誓。”  荆卿见琴姬生气,他只好抬起手起誓道:“我发誓,如果田光大夫让我去见太子丹,我坚决的拒绝,有违此誓言,乱剑刺身而死。”  琴姬一把蒙住荆卿的口道:“我不准你发这样的毒誓,我不准你死,无论如何也不准你死。”  “我不会死。”荆卿毫不在意地淡淡一笑,把琴姬抱得更紧。  两人说话间,庭院外传来一阵马蹄声,荆轲放开琴姬道:“琴姬,大概田大哥接我的马车到了。”  琴姬拉着荆卿的手,再次嘱咐道:“荆卿,记住我的话,如果田光大夫带你去见太子丹,你一定要拒绝。”  “我一定拒绝。” 荆卿收起桌面上剑,转身朝庭院外走去。  琴姬注视着荆卿远去的背影,她心中像压了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太沉,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无法从心中挪开,她知道她已经深爱上了他,爱得无法自拔。同时她清楚地知道他未来的命运,她想改变他的命运,她想为他创造新的历史,但是她更加知道历史无法改变。    2、  荆卿离开琴姬后,他坐着马车,朝田光的府上飞奔而去。  荆卿到了田光府上的内室中,荆卿见田光坐在主席位上。田光神情疲倦,目光无神,他甚至没有觉察到荆卿的到来,荆卿走到席前道:“荆卿见过田大哥。”  田光猛然见回过神来,忙起身引荆卿到宾客席位上坐定,说道:“荆兄弟,你总算来了。”  荆卿坐在席间,好奇地问:“田大哥面容憔悴,难道有心事?”  “有些心事,坐下慢慢谈!”田光一边上前给荆卿倒酒,一边问道:“荆兄弟,近来你的剑术练得怎么样?”  荆卿回答:“田大哥,多谢你这些日子的指点,我的剑术才有了长进。”  “恭喜荆兄弟剑术又有所长进,现在正是燕国危难之际,存亡之时,如果燕国多几位像荆兄弟这样剑术精悍的豪杰,燕国就有救了。放眼天下,各国之争,无非人才之争,齐国得管仲而称霸七国,吴国得孙武打破楚国,秦国得商鞅而成为强国……可见,人才难得,得之可以强国。”  “小弟我一直深处狭小庭院之中,孤陋寡闻,国家兴亡成败之道还望兄长赐教。”  “目前燕国国事难测啊,我正在忧虑此事。秦国打败赵国后,已经引兵在易水南岸,对燕国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挥师北进,秦国之强,燕国之弱,形式对燕国大为不利,现在赵国已灭,六国已经再难联合,这样下去,燕国终将国破山河碎。”  荆卿道:“田大哥,我只是一介武夫,对国事不了解,也想不出好的谋略,如果田大哥有什么事情要小弟帮忙,请直言吩咐。”  田光大喜,端着酒杯道:“老朽喜欢荆兄弟的豪爽,实不瞒荆兄弟,老朽已经把荆兄弟推荐给了太子丹,太子丹已经想到一个阻止秦军进军的办法。”  “田大哥的意思是要带我去见太子丹?”  “正是,荆兄弟可谓料事如神,老朽佩服。”  “不是我料事如神,琴姬在我临行前一再嘱咐,如果田大哥要我去见太子丹,要我拒绝田大哥。”  “琴姬知道我要带你去见太子丹?琴姬真是奇女子,她是否知太子丹为什么找你?”  “刺杀秦王!”  田光身体一震,惊道:“好可怕的女人,如此机密的事情她都知道。”  “琴姬确实是一个奇异的女子!”  田光想了片刻,皱眉狠心道:“琴姬不可留,留了恐泄露了刺秦的事情,坏了太子丹大事,我去杀了她。”田光说完,一跃而起,跳下席间,到墙上取下青铜剑。  荆卿见状,慌忙上前一把拉住田光胳膊道:“田大哥,你要做什么?”  田光提着剑道:“杀了琴姬。”  “琴姬是我心爱的女人,田大哥怎么能杀琴姬呢。”  “如果我不杀琴姬,琴姬把刺杀秦王的消息泄露出去,燕国将不保,大丈夫做事,不可妇人之仁,这世界上女人千万,只要荆兄弟随我去见太子丹,还愁女人?”  “田大哥,不可,世界女人虽然千万,可我只爱琴姬一人,如果你真要杀琴姬,我今天就死在你面前。”荆卿退了一步,拔出剑横在脖子上道,“田大哥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和琴姬又真心相爱,我不能因为田大哥而伤害琴姬,也不能因为琴姬为难田大哥。”  “荆卿!你太让我失望。”田光大怒道,“我曾经告诫你,琴姬来路不明,凭她的美貌和智慧,不是一般的琴师,说不定是秦国派来的奸细,这样的一个人,你怎么可以把她留在身边?你怎么可以动情?”  “这……”荆卿一时语塞,琴姬确实来路不明,他记得三年前的一天清晨,他在易水边练剑,无意中在易水岸发现了昏迷的琴姬,他把琴姬救了回来,并一起生活下来。现在三年过去了,他不知琴姬来自哪里,她不知琴姬过去的做过什么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三年的相处,他深爱上了琴姬,他不允许别人伤害她,他要保护她,包括情同兄弟的田光也不可以伤害她。  田光尽管不甘心,但他更不愿意看到荆卿因为一个女人倒在他面前。他太了解荆卿,荆卿是说一不二的人,逼急了,他会自杀。田光收起手中的剑道:“哎!算了!如果琴姬真是秦国奸细,现在杀她也晚了,你现在收起手中的剑,随我去见太子丹,我昨天已经和太子丹约定,今晚带你去太子府。”  荆卿收了剑道:“田大哥,我在琴姬面前发下重誓不见太子丹。”  田光冷冷道:“国事,家事,你应该知道孰轻孰重。”  荆卿道:“田大哥,你经常教导我,侠者,不该失信于他人,我今日岂能失信于自己心爱的人呢?”  田光高声道:“说的好,侠者,不失信于他人。我也在太子丹面前发下重誓,不把刺秦之事泄露给无关的人,现在你不愿见太子丹,不愿刺杀秦王,我违背了誓言。我已经失信于太子丹,我以后又有何面目去见太子丹。”  荆卿自责道:“田大哥,小弟有负重托,还望大哥原谅。”  “是我太信任你,是我太自以为是,你又有何错,又何须我原谅?我现在只有一个希望,希望我死后,你把我死的消息告知太子丹,说我有负他的重托。”田光说完,猛地横剑,朝自己脖子刎去。  事发突然,荆卿淬不及防,惊呼道:“不要!”  田光一心求死,荆卿怎么能挡住呢。顷刻间,田光血洒十步,大堂内弥漫起一股血腥味,田光瞪大着眼睛,高大的身躯像一棵柱子轰然倒下,自刎的长剑也滚落在一边。  荆卿上前一把抱住倒地的田光,悲伤道:“田大哥,你又何必以死相逼,如果你和我真有一个人要死,我愿意代你死。”  田光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道:“荆卿,士为知己者死,我失信太子丹,应该死,我死前只恳求荆兄弟一件事,答应我去见太子丹,答应我保住燕国。”  荆卿欲哭无泪,他紧握着田光的手道:“田大哥,我答应你去见太子丹,我答应你尽全力保护燕国,”  田光断断续续道:“荆……兄弟,还有……一件事,琴姬……来路不明,你一定要多多……”田光话没说话,脸色的笑容渐渐淡去,他的身体软了下去,终闭上了疲惫的眼睛。    3、  荆卿处理好田光的遗体,傍晚时分才垂头丧气地回到易水畔的小庭院。琴姬早已做好饭菜等候荆卿回来吃饭,荆卿想到田光的死,再没有心情再吃饭。  琴姬一边给荆卿夹菜,一边亲切地道:“荆卿,从你进家到现在,一直闷闷不乐,你这我会心痛的。”  荆卿道:“琴姬,你总能未卜先知,你应该知道我闷闷不乐的原因吧。”  琴姬顿住了片刻,才缓缓说道:“田光大夫死了,所以你很感伤,但是人死不能复生,再说田光大夫心甘情愿去死,或许对田光大夫而言,这是的归宿,所以你不必过于自责和哀伤。”  “你怎么知道田光大夫死了?我回来前才刚刚把他的尸体葬下。”  “我不仅知道田光大夫死了,还知道你已经答应田光大夫去见太子丹。”  荆卿虽然早已习惯了琴姬的未卜先知,但是今天的事情实在让他震动太大,他忍不住责备道:“琴姬,你既然早知道田大哥会死,早知道我会见太子丹,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好让我挡住田光大哥?”  琴姬放下手中的筷子道:“荆卿,历史的车轮你没有办法阻挡,我也没有办法阻挡,至于谁生谁死,一切在冥冥中早已注定。”  “那我的命运呢?我答应田大哥刺杀秦王,这计划是否能成功?”  琴姬阴沉着脸说:“你刺杀秦王不会成功,你会死,燕国会因为你刺杀秦王而被秦国攻破,不过你将因此成为千年后传颂的侠客,这是你的历史,任谁也改变不了。”  “如果我拒绝刺杀秦王呢?我的历史是不是会改变?”  “你会拒绝吗?士为知己者死,田光大夫是你知己,他因你而死。凭你性格,明知道此去一定失败,明知前面是刀山火海,可你依然会前往,难道不是这样吗?”  “士为知己者死。”荆卿呆呆地看着琴姬,他脑海中一片混沌,正如琴姬所言,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哪怕明知道他将被万剑分尸,但他会义无反顾的前往。大概冥冥中中确实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动着他,他不得不做。荆卿想了片刻,接着问道,“秦王身边有无数的剑客和卫士保护他,我单枪匹马,怎么才能接近秦王,如果我冒然刺杀秦王,我恐怕连见秦王面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杀他?” 共 1131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胀痛的因素
黑龙江专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雨一直下7

下一篇:永恒的爱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