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猎国第四百一十三章决断七千字

发布时间:2020-01-24 04:14:49 编辑:笔名

猎国 第四百一十三章 【决断】(七千字)

“安静!!安静!!!”

萨尔瓦多用力将面前的桌子拍得震天响,但是这大帐里似乎仍然没有多少人停止吵闹。这已经是三天来的第六次会议了。

此刻这会议大帐里一共有四十四位来自不同军区的代表出席,有些是军区总督亲自到场,有些则是派遣来的军队的将领。四十多个手握重权的家伙拥挤在这么一个地方,整个帐篷就仿佛变成了一个菜市场,充满了各种不同口音的抱怨和吵闹的声音。

三天来的六次会议,作为红色圆桌会议现任的议长,萨尔瓦多的心里越来越感觉到了一种让他心寒的滋味:失控!更新最快

是的,他感觉自己正在渐渐的对于这个组织失去掌控。从前他是议长,也是整个红色圆桌会议联盟之中实力最强大的军阀之一,他拥有一批坚定的支持者和盟友,在这个组织里,他的小集团是最强大的一个,靠着这些力量,他才能坐秸议长的位置,成为红色圆桌会议的领袖级的人物。

但是现在,或者干脆说是最近这些天来,萨尔瓦多无力的看着这个组织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崩溃!

兰蒂斯人登6的消息传来已经是六天之前的事情了,就在南部的卡塔尼亚港口,那个帝国第三大的贸易海港,一支满编的兰蒂斯皇家舰队已经占据了那个港口,过一个兵团的兰蒂斯的6军已经登6,拥有海上几乎压倒性的力量,这支兰蒂斯的派遣军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一场漂亮的登6作战,卡塔尼亚港驻守的一千军队靠着海岸的塔楼和少量的弩台根本无法有效的阻止兰蒂斯人的登6,在海港失守之后,卡塔尼亚的守军在一个小时之内就宣布了投降,将整座城市拱手让出。

兰蒂斯人得到了卡塔尼亚,这个位于帝国南部的重要海港!这个周围交通四通八达的核心要地!和这座城市一起落入兰蒂斯人手里的,还有卡塔尼亚城的仓库码头里储存的原来准备从海路运输往奥斯吉利亚前线的大批军械物资,其中就包括了可以维持三万军队一个月用度的粮食!

兰蒂斯方面已经在照会上正式出了一份国书,这份国义的口气肯定了拜占庭皇室在拜占庭帝国的地位,同时强烈谴责以萨尔瓦多以及休斯等人为的红色圆桌会议团体的叛国行为。那份由兰蒂斯国王亲笔签名的国书里,用词强硬的要求“以红色圆桌会议为的叛军立刻停止对于拜占庭帝国的叛国行为,必须立刻从奥斯吉利亚撤军,各部退回驻地,军队必须无条件接受拜占庭皇室的整编”停止一些对于奥斯吉利亚的军事威胁行动,并且宣布放弃之前的各种通告立场。这样的措辞,让萨尔瓦多气得当天就险些吐了血!

因为就在接到这份兰蒂斯正式国书的前一天,他和兰蒂斯方面的密使还曾经会谈过两次,密使甚至拍着胸脯向他保证,只要红色圆桌会议能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兰蒂斯王国持会坚定的“支持朋友”的!但是显然,最后兰蒂斯王国选择了拜占庭皇室为“朋友”号飞

这是一场**裸的欺骗!**裸的背叛!因为就在之前的冗长的谈判之中,那个密使还装模做样的代表兰蒂斯王国开出了一长串的条件,这些条件让萨尔瓦多和他的支持者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去分析和讨论。可结果,兰蒂斯王国的军舰却已经来到了眼皮低下!

虽然被攻占的只是卡塔尼亚这么一个海港城市,虽然登6的只有三万的兰蒂斯6军,暂时还无法对叛军联盟造成太大的威胁……但是,兰蒂斯方面强大的海军的运输力量,萨尔瓦多是非常清楚的!拜占庭王国拥有漫长的海岸线,以兰蒂斯王国的海上运输力量,可以随意的将一个又一个的兵团快的运输到任何一个登6点!兰蒂斯人参战了,而且还是以敌对的身份加入了这场战争。萨尔瓦多在愤怒之后,立刻就生出了一丝后悔的意思来了。

战争开始之前,贝斯塔军区的那个女人,就曾经写信给自己,强烈建议当务之急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和兰蒂斯人达成协议,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做出巨幅让步,也要将兰蒂斯人争取到自己这一边。

可惜自己当时因为已经得到了奥丁人的承诺,信心膨胀之后,忽略了那个建议。现在想起来,萨尔瓦多气得简直想抽自己耳光。

奥丁人已经做出了背叛的行为了,虽然他们没有像兰蒂斯人那样布什么照会或者国书之类的东西,但是奥丁人却毫不犹豫的将一个军区直接吞并掉了,这样的行为之后,奥丁人已经不可能作为自己的盟友继续存在下去。而兰蒂斯人的参战……然而,这还不是最致命的一击。

在兰蒂斯人登6的第三天,出乎萨尔瓦多意料的,最致命的一击,却是来自于那个曾经被自己忽视掉的女人一一贝斯塔军区的那位总督夫人!

贝斯塔军区宣布退出红色圆桌会议!而且是以一种传檄天下的方式公然做出了这样的举动!那份公告显然走出自那个女人之手!

“……我们强烈谴责萨尔瓦多议长等圆桌会议领,在私人利益的驱使之下做出了如此之多的叛逆行为,并且为了满是自己的利益,他们做出了很多欺骗盟友的举动,贝斯塔军区从来不曾有任何叛国的意图,我们从来都是一贯支持皇室对于这个帝国的统治,承认皇室在这个伟大帝国之中的地位。然而以萨尔瓦多为的一批野心家为了夺去权势而做出的举动,不仅仅是伤害了这个国家,更是以欺骗的手段使得很多成员变成了他们的棋子……贝斯塔军区宣布彻底退出红色圆桌会议这一团体,同时呼吁其他更多的被萨尔瓦多等人欺骗而绑上战车的朋友迷途知返!拜喜庹1帝国万岁,皇帝陛下万岁!”

如果说这份公告还不至于让奔弈瓦多大动肝火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流言才是给他的心口狠狠的插上了一刀!

一个流言很快就在众多成员之中传扬开来:对于遭到奥丁人袭击的科西嘉军区的流亡政府,以萨尔瓦多为的红色圆桌会议的领,非但没有按照联盟精神给予援助和支持,恰恰相反,他们为了讨好那些该死的奥丁人,居然唆使收留科西嘉流亡政府的贝斯塔军区,对科西嘉军区的残留人员进行了加害!!贝斯塔方面,那位总督夫人却终于心存仁念,在最后的关头终于放下了屠刀,放了科西嘉人一条生路!同时贝斯塔方面也对于联盟领们表现出来的这种对于咱己盟友的残忍行为而赶到心寒一一这才是贝斯塔军区宣布退出的真正原因。

更新最快

而这个流言之所以能流传开来,并且博取了很多人的相信,正是因为,这个流言里传说,贝斯塔军区的那位总督夫人甚至愿意亲自指证萨尔瓦多曾经唆使她杀灭,科西嘉的盖亚公子,并且拥有萨尔瓦多亲笔的密信!萨尔瓦多在联盟之中的威望在短短的两天之内就跌倒了最低点!

联盟之中,裂缝开始出现!先是北方的那些军区的总督,很多人公开的表示了对于联盟的不信任一一尤其是对于萨尔瓦多为的领们的不信任!因为他们的领地就在北方,和奥丁人靠得很近!

当科西嘉人遭到了悲惨的遭遇的时候,萨尔瓦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出卖了,那么若是这个事情落在我的头上呢?一一这是很多北方的军区总督们心里最强烈的念头!

而除此之外,就算是之前很多支持萨尔瓦多的人,也开始倒划。原因很简单: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不光彩了!不论在任何时候,对自己落难的内部成员出如此的毒手,都是无法让人容忍的!哪怕这个决定并不是萨尔瓦多一个人做出来的!

但是……既然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萨尔瓦多,而且看来这位议长大人显然就要完蛋了,这个时候么……

很多人,甚至之前是萨尔瓦多的同党,都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和萨尔瓦多划清界限。

让萨尔瓦多恼火的是,这些跳出来和自己划清界限的家伙,其中颇有几个曾经是自己的心腹,除掉科西嘉流亡政府的主意,多少也有这几个家伙的功劳。而现在,似乎自己成了这件事情最好的替罪羊和背黑锅的人选。

谁都知道,萨尔瓦多的倒台已经只是时间问题,他再也无法继续担任这个议长的位置,无法继续领导这个联盟一一而失去了议长的位置之后,萨尔瓦多就没有资格继续在他的那个小集团里担任领头羊的身份,这是一个连锁反应。

所以,在这几天来召开的紧急会议,为了商讨上出一个应对兰蒂斯人参战的对策,同时对于已经宣布退出联盟的贝斯塔军区的背叛行为做出如何反应的问题……迟迟没有得出一个结论1o几六次会议,几乎每一次,最后都变成了一场内部的无休止的争吵和互相的推诿以及谩骂。有人抱怨之前萨尔瓦多领为什么没有做好和兰蒂斯方面的联络工

有人抱怨和奥丁人结盟根本就是一种愚蠢的行为,现在奥丁人的背叛就是最好的证明。有人抱怨之前联盟对于贝斯塔人太过信任。有人抱怨自己军队应该分配到的物资有短缺。有人抱怨自己的防区太过靠前,承担了太多的。有人认为应该继续和兰蒂斯人谈判。

有人则认为兰蒂斯的三万6军不值得担心,应该集中力量去讨伐贝斯塔军区,以杜绝这种背叛行为的再次生。

有人则坚持认为应该在冬季到来之前集中力量攻克奥斯吉利亚,一旦攻克了奥斯吉利亚消灭了拜占庭皇室,那么不论是兰蒂靳人还是贝斯塔军区,都将不再是问题。

总之,各种各样的论调充斥了会议,大家都是一方豪杰,手握兵权,你不服我,我不服你。如果是在从前,萨尔瓦多作为议长,可以利用他在联盟之中的威望和广阔的人脉来,很好的从中调解和整合,将这个联盟捏成一个整体。但是现在……他反而成为了人见人踩的对象。

萨尔瓦多拍桌子已经拘得巴掌都疼了,下面的吵闹依然没有半点停止的样子。若是放在从前,只要他萨尔瓦多重重的咳嗽一声,用威严的眼神扫过去,这些家伙就都会闭嘴!可是现在……他拍桌子唯一得到的结果,就是周围投来了几束不友好的眼神。这个联盟完了。萨尔瓦多心中悲叹。”我建议,我们必须立刻重新选举议长!一个真正的领袖才能领导体做出一个团结一致的决定!我起对萨尔瓦多先生的弹劾!人群之中,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盖过了其他人的声音。这个提议顿时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不少军区纷纷复议。更新最快

萨尔瓦多面露冷笑,看着那个最先开口的家伙一一这原本是一个自己的支持者,昨天背叛了自己。

他完全可以理解这些背叛者的心态,在背叛了自己之后,这些背叛者比其他人更希望将自己以最快的度彻底击溃!因为这些背叛者比其他人更害怕受到自己的报复,所以一旦他们背叛了自己,就会成为那些最希望自己死的敌人!

面对下面群情汹汹,萨尔瓦多心中叹了口气,他再一次用力拍了拍桌子,鼓足中气大声喝道:“安静!!安静!!”这一次,终于人群稍微静了一些。

“我知道,你们现在都希望我从这个椅子上挪开我的屁股!”萨尔瓦多满是嘲弄的口吻,大声喝道:“但是我要提醒你们,先生们,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以十倍优势的兵力,依然没有能攻克奥斯吉利亚!同时现在兰蒂斯人参战了,站到了我们的对立面!奥丁人在背后捅了我们一刀!贝斯塔人也背叛了我们!这些事情都堆在我们的眼前,每一件,都远比重新选出一个新的议长要更重要得多!如果我们不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还在追究这些末节的事情,争夺这些小利,那么我们迟早会被我们的敌人们摧毁!”

萨尔瓦多鼓足的中气的运段话,让不少人真正的安静了下来,似乎一时间,颇有一些人动摇了。但是很快……

“是么?萨尔瓦多大人,似乎我们不用等被敌人摧毁,就会先被你摧毁了!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去问问科西嘉的盖亚公子?还是去问问你亲自联络的盟友奥丁人?!别推卸了!萨尔瓦多,造成这一切结果的正是你!你无法继续给这条大船掌舵,一个新的掌舵人,才能将这条船行驶往正确的方向!”

萨尔瓦多身子一晃,他抬头看去,说出运几句话的,却是之前自己的一个心腹支持者。但是现在,这个家伙正用一种充满了恶毒的眼神盯着自己!萨尔瓦多心里明白:这个家伙已经联络了好了之前自己这个小集团的一部分成员,他们已经达成了协议,将他捧上议长的位置……哼哼,可笑啊……

“我可以挪开我的屁股!”萨尔瓦多深深吸了口气,忽然就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脊梁,他狠狠的瞪着那个家伙,冷冷道:“用不着你的提醒!这条船需要一个新的船长,但是你,亲爱的萨米,我不认为你有资格来时我指责这些东西!哦,让我想想,我似乎还留下了一些有趣的信件,上面好像还有你的签名……哝对了,没错,如果你不想让我现在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的话,就先闭上你的嘴巴,然后把你那些少的可怜的智慧放在正事上!”那个家伙立刻就有些气短的样子,畏畏缩缩的躲开了眼神。

“可是萨尔瓦多,我认为他的话没错。”一个军区的总督大声开口:“就算我们要对付奥丁人,要对付兰蒂斯人,要继续攻打奥斯吉利亚……可做这所有的事情,都必须有一个领头人才行!但是显然,这个人不会是你!萨尔瓦多,我明说吧,我不信任你!我的军区就在北方,距离科西嘉军区只有不到六百里!”这个家伙是一个北-方的总督,他的开口立刻引了更多北方军区的声豁。

萨尔瓦多老迈的脸庞上尽显颓色,他依然努力的站直,但是双手支撑着桌面,却已经在徽微的颢抖了。就在这个时候……砰!大门被一脚踢开!

随即一只擦的雪亮的漂亮的皮靴伸了进来,烫得笔挺毫无一个皱祠的马裤,还有一身笔挺的制服,闪亮的绶带和勋章,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亚美尼亚总督休斯就这么忽然走进了会场。

这位“贵族总督”的出场苻合他一贯的风格,他穿的根本就不像是来参加一场军事会议,而更像是去参加一场宴会。走进来的时候,他甚至用一条雪白的手帕掩了掩自己的鼻子。“先生们-!”休斯拉长了嗓音的一声呼喝,顿时将全场的声音压了下去。

他意气风的走到了桌子前,然后绕过了桌子,站在了萨尔瓦多的面前。休斯昂着脑袋,然后淡淡的看了萨尔瓦多一眼。萨尔瓦多心里在苦笑。他很清楚,休斯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机会的。

一直以来,休斯都在和自己争夺在红色圆桌会议联盟之内的领导地位。这几天的会议,自己也曾经派人去请他参加,但是休斯却从来没有到场。事实上……这位休斯总督已经有很多天没有参加任何一个军事会议了。时间的推算,是从那个“可怕的夜晚”开始的!

就在罗德里亚骑兵全军突袭的那个夜晚,休斯总督的亚美尼亚军遭受到了巨大的损失,骑兵几乎丧失殆尽,步兵损失惨重,两个兵团的兵力被罗德里亚骑兵打得落花流水。亚美尼亚军元气大伤!

谁都知道,在这个世道,手里有兵就是王道,而军队损失惨重之后,休斯在联盟之中的地位也受到了威胁,至少,暂时他不在拥有对萨尔瓦多形成威胁的地位了。在手下的军队损失了一半以上之后,休斯已经没有资格和萨尔瓦多继续角逐链的地位

从那之后,这个心高气傲的休斯,就再也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军事会议,每次都是派了手下的将领前来应个景而已。他甚至还回到了亚美尼亚军区美里卡城去修养了半个月。

所以,这次的会议,萨尔瓦多原本就没以为这个家伙会出现,但是他偏偏出现了!很显然……这个家伙,是来落井下昼来了!萨尔瓦多心里叹了口气。

也罢了……至少,最后一刀由这个家伙耒出手,也总比自己被那些卑劣的小角色们咬死,要光荣得多了。自己的位置被他抢去的话,也算是自己体面的下台吧……他努力的用馈定的样子平视着休斯,平时着这个自己最大的政敌。

就在萨尔瓦多用这种近乎悲壮的眼神看着休斯的时候,这个“贵族总督”却忽然笑了一下。休斯笑得似乎有些狡诈的样子。

然后他转过了身来,往一旁退开一步,坐在了萨尔瓦多左边下面的一个位置上一十他自己的席位。

“先生们,不是说要讨论一些重大的事情么?为什么我进来的时候看见的不是一群高贵的总督和未来的国王,而是一群好像有些惶恐和不安的丧家犬呢?”休斯一面冷笑,一面故意用漫不经心的口吻淡淡道:“好了,让我们多关注一些重要的事情吧,大敌当前,团结的精神才是最重要的。哦对了,萨尔瓦多议长大人,请您继续主持会议吧。

说着,休斯闭上了嘴巴,做出了一副认真准备聆听的样子。随着休斯的话说完,下面的不少军区的代表似乎都有些措手不及。

然后,不少人在休斯头来的眼神之下,都闭上了嘴巴,安静的转身坐回了自己的席位上。这些人,都是原本支持休斯的那些军区的代表

有了休斯这么一个强力人物的坐馈,顿时场面就恢复了秩序。

接下来的会议,萨尔瓦多身为议长继续主持,虽辏依然有人反对,但是每次萨尔瓦多提出的建议,都会得到休斯的全力支持!这一次会议持续了一个小时,效果却比之前的五次会议加起来还要更好!

更新最快

直到会议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离开了,休斯却依然没有动,依然坐在自己的席位上。萨尔瓦多也安静的等着其他人都离开之后,他才走到了休斯的面前。“为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休斯抬起眼皮看了萨尔瓦多一眼,然后笑了一下:“我认为,一位为联盟服务了二十年的先生,不应该遭到如此对待。”

萨尔瓦多笑了笑:“好了,你我都知道,我们都不是善良的人一一为什么,休斯,我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没有一种是预科到你居然会站出来支持我。甚至你我都很清楚,这些年来,现在是你最有可能把我扳倒的最佳时机。”

休斯笑了笑,他站了起来,转身走向门口,他的皮靴出枭枭的声音,这脚步声直到门口才忽然停住。

这个家伙转过身来,看着萨尔瓦多,他的目光炯炯:“我很乐意取代你成为这个联盟的领……但前提是,这个联盟得继续存在才行。现在的局面,我们必须先团结起来渡过难关!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完蛋,萨尔瓦多。而且我相信,如果你我换一个位置,你也会做出我今天的这些举动-!因为在这个团体里,傻瓜太多了,聪明人太少……哈哈哈!说完,他大步走出了房门。$

夏亚在哈斯克城住了足足有半个月的时间。那位总督夫人几乎每天都会邀请他一起共进午餐,有的时候下午一起去打猎,或者去城外远足。

然后有的时候,晚上他会和那个总督夫人的侄子李尔将军一起去小酒馆喝酒,弹着风琴和一群军官们纵情畅饮,性质高的时候,再小赌几把。

这样的日子过的简直太舒心了。舒心到夏亚几乎差点都忘记了时间一十至少表面上看他是这样了。

终于在这天中午,和总7$1夫人一起共进午餐之后,夏亚回到自己的住所,刚走进大厅,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儿等待着。

清秀而英俊的脸庞,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嘴角分明带着几分嘲弄的样子。一身制服皱巴巴的,领口也歪着。

达克斯就站在那儿,以一种非常“达克斯式”的招牌造型出现在了夏亚的面前。

夏亚叹了口气,他看着这个家伙,苦笑道:“那么多人选,他们就8僵把你派来了?”

“别抱怨了,我的老板。”达克斯叹了口气:“其他人都忙的快四脚朝天了,而谁让我偏偏有空,才会被派来干这件苦差。”说到这里,他对夏亚挤了挤眼睛:“接到贝斯塔军区的人送来的你的亲笔信的时候,格林气得掀了桌子。哦对了,我来之前,格林说,见到你的时候,一定务必要帮他狠狠的轴你几个耳光,你这个不负青的家伙。他的原话是:你当了我们的老板一共不到半年,其中三个月的时间你都不停的玩消失。”

万载县人民医院
重庆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福建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湛江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