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稳增长瞩望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接力0

发布时间:2019-02-26 18:25:44 编辑:笔名

稳增长瞩望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接力

从操作空间看,随着前期连续的降息和降准,且目前基准利率已到前期低点,央行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已经收窄;从政策效果看,政策的边际效用也在递减,无法根本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因此,不能将稳增长的希望全寄托于货币政策,而要多策并举,从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方面着手,加大稳增长力度。比如增加财政存款投放力度,适度加大个税减免力度,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真正实行简政放权,释放市场活力,促进消费增长。

关于当前货币政策走势,市场普遍认为央行仍有较大降息降准空间,但笔者认为空间有限,并且边际效果递减,需由财政政策接力稳增长。

去年下半年以来,货币政策由定向宽松逐步转向全面宽松,去年11月首次降息之后,半年内已经三次降息、两次降准,其中贷款基准利率共下调90bp,存款基准利率共下调75bp,这种力度和频度只有2008年四季度时才可比拟:当时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出口急剧衰退导致经济增速陡然下滑,从当年三季度的9.5%急剧下滑至四季度的6.9%,下降2.6个百分点;出于稳增长考虑,政府一个季度内将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189bp,存款准备金率下调3个百分点。

显然,当前的中国经济形势要好于2008年底。一是当时全球金融危机正处于深化加剧阶段、雷曼破产倒闭使全球金融市场雪上加霜,全球经济陷入泥潭,而目前美国经济正在逐步复苏,欧洲和日本在量化宽松过程中,全球经济已经过了坏的阶段;二是中国经济结构有所优化,当年我国仍然依赖出口拉动经济增长,2005年至2007年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12%,2008年下滑到3.5%,因此不得不通过货币政策刺激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而随着近几年我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去年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下降到了1.3%,而投资和消费的贡献则基本在50%左右,我国经济结构更多转向了内部平衡型。可见,与2008年底的情形不同,当前的经济增速下滑,并非外部环境所导致,所以更多是要解决内部的结构性问题。这就需要通过“强身健体”来增强体质,而不能再一味地用货币政策“输血”。这也正是当前央行的政策取向,在降准降息的同时全力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希望通过市场化改革提高金融市场的活力,以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随着央行将一年期存款利率降至十年内的点,一年期贷款利率降至1990年以来点,央行降息的空间已很有限了。实际上,随着利率上限的“实质性放开”,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对银行负债成本的影响也已经不大,因为银行为了竞争存款难以将存款利率下调;而贷款利率下降将直接导致贷款收益率下降,因此央行每次对称降息,对于商业银行实际是“不对称降息”,都在增加商业银行的压力,这种压力很可能会传导到资产端,反映在贷款定价上。所以,降息效果未必能实现央行的初衷,真正降低贷款利率。

目前存款准备金率虽然还有下调的空间,但是对于数量工具而言,货币的传导效果比工具本身更重要。4月底央行降准1个百分点后,市场利率急剧下行,基本回到近5年的点,但是资金并没有真正流向实体经济,5月信贷数据和社会融资规模并没有大规模上升,资金淤积在银行间市场,有传言部分大行甚至请求央行“正回购”回收流动性,可见市场的资金流向并没如央行所愿。降准只是调节市场资金的工具之一,在外汇占款增长放缓的情况下,降准仍然可期,同时央行也还有更多定向的货币政策工具,包括中期借贷便利(MLF)、抵押补充贷款(PSL)等等。因此,央行会更灵活地结合这些数量工具,调控市场的流动性,力求有的放矢、收放自如。

总体而言,从操作空间看,随着前期连续的降息和降准,且目前基准利率已到前期低点,央行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已经收窄;从政策效果看,政策的边际效用也在递减,无法根本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因此,不能将稳增长的希望全寄托于货币政策,而要多策并举,从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方面着手,加大稳增长力度。

比如增加财政存款投放力度,发挥财政政策效用。截至5月末,我国财政存款余额3.9万亿,今年赤字率目标为2.3%,财政状况较好,财政支出仍具有较大的空间。事实上,包括城镇棚户区和危房改造及配套基础建设项目,由于周期长、见效慢,一般民间资本参与积极性不高,需要政府主导投资,将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政府在加大财政投放力度时,应特别关注两方面:一是明确地方政府的债务归属、实施财务硬约束。目前以地方政府债券替代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是较好的方向,这能防止地方政府盲目投资上项目,浪费金融资源;二是政府在适当时候可以扩大财政赤字,美国财政赤字长期保持3%以上的水平,我国政府具有大量外汇储备资产、政府财政状况健康,适度以财政赤字刺激经济,有利于经济稳增长。货币政策一般是总量政策,多是局部性的结构性政策,而财政政策能对某一行业投资,更有针对性和方向性。

又比如适度加大个税减免力度,促进消费增长。去年我国个人所得税增长13%,高于全部税收增速4.4个百分点,今年前5个月我国个税增幅14%,高于全部税收增速9个百分点,这说明在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个税仍然保持了较快增长势头。个税直接作用于所有消费者,当前我国消费增长疲软,消费需求较低,很大程度上是可支配收入增长较慢,特别是工薪阶层收入增长缓慢,而他们正是我国个税的来源。因此,与其通过各种财政政策促进消费,不如上调个税起征点、将部分税收还利于民,提振消费需求。从2014年个税占总财政收入的5.3%的比例来看,适当减免个税,对财政总体影响不大。

再有,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真正实行简政放权,释放市场活力。今年以来政府一直在强调简政放权,让市场发挥决定性力量。大家看到,部分审批环节确实在简化,但是在实际执行中要转变政府部门的权力观念,绝非一朝一夕之事。要真正提高政府机构的运行效率、提高政府的透明度,减少政府掌控的资源,真正实行从权力机构向服务机构的转变,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改变多年的习惯是很艰难的。政府可以提供规则、制度,适当引导,但不能主导产业发展。之前政府主导的光伏产业、钢铁产业,现在均产能严重过剩,就是的例证。政府应该创造好的制度和环境,让市场去发挥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将市场搞活,实现经济稳增长。

感冒流鼻涕吃什么食物好
感冒好了咳嗽没完没了
头痛脑胀见冷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