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一百七十一章 嘿嘿,你猜!

发布时间:2020-01-10 07:49:17 编辑:笔名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一百七十一章 嘿嘿,你猜!

夕阳西下,大地之上,背对着日落的山脉,于那一轮夕阳之中,一个小小的队伍正在缓缓的移动着。

四人,两兽。

打头那人,坐在金色的巨狮身上

,一身西部牛仔打扮,宽帽,格子衫,皮靴,腰插左轮,嘴里叼着一根青草。

要是再配上一段西部音乐,那就完美了。

不过这位骑的可是巨狮,而不是白马,他身边跟着的也不是取西经的三兄弟,而是美人两名,书生一个。

赤火和阿格莱娅一起坐在阿宝的背上,姑苏客比较可怜,他一个人走路,其实不是唐斗虐待他,阿宝也表示愿意载他一程,不过这家伙是个死心眼,就不上去。偏偏有阿宝和小春子在,没有任何普通的驮兽敢一起行动,所以姑苏客只好磨靴子了。

还好唐斗故意放慢了速度,一行人磨了一天,也走出不到百里,尤其是现在唐斗这货声称要体现一下“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悲凉感,把速度放慢到几乎和散步一样了。

悲凉感没多少,滑稽感不少。

“所以说,我们还得去抓一头最少白银级的妖兽给你当坐骑啊!”唐斗无奈的看着姑苏客。

姑苏客也无奈的看着这货――阿宝背上是两女士,其中一个还是唐斗的女眷,姑苏客知道唐斗不会在意,但身为属下,要是不长点心,那怎么可以?

至于说换过来也不行,小春子是火属性,赤火却是水属性。小春子现在对于收敛火气还不熟练,赤火更是从来不懂得收敛,所以赤火不能长时间坐在小春子身上。

至于说让阿格莱娅和姑苏客坐到小春子身上,这也不行,小春子再怎么也是白金九级的强大存在,他臣服于唐斗,可不是臣服于阿格莱娅和姑苏客。

“大人,属下真的不需要骑兽!只要大人不赶路。属下跟得上!”姑苏客再一次强调了自己的态度。

姑苏客的战魂是较为稀少的巫魂类,拥有很强的辅助能力,正好其中一项辅助能力就是用来赶路的,所以姑苏客的实力虽然不高,但只要唐斗他们不全速,他也是跟得上的。

“算了算了,休息吧!真是没意思!走了两天。我们才走了百里吧!”唐斗回头看了一眼,隐隐都还能看到百里之外那埋骨之渊最高的桌山之影。

“哼。都是亲爱的你自找的。要我说,当时干掉那些人就可以了!”赤火还没气过呢。

“是啊是啊,杀了就好,然后呢?回去给其他人收尸吗?你真觉得林晓他们都死了也无所谓?”唐斗又好笑好气的看着赤火。

赤火撇撇嘴,虽然对外人她很冷漠,但是对自己人却又是另一个极端,林晓早被她视为自己人,说不担心,那怎么可能。

“哼。一点都不好玩,我睡觉去了。”赤火抱着脑袋哇哇叫了两声,然后眼皮一翻,银白色的眸子就变成了琥珀色。

“那,那,那个,对不起!师。亲……”软妹子出来了。

和大方直接的赤火不同,她很长一段时间都还记着唐斗当初开玩笑的“师徒”称呼,虽然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她那一声师爷叫得有多暧昧了。

不过自从唐斗真的收了林晓这个徒弟之后,软妹子就不太愿意叫这个称呼了。但她又没办法像赤火一样直接叫“亲爱的”,所以每次叫唐斗的时候都纠结无比。

软妹子现在和赤火共享记忆,自然知道赤火刚才干了什么。一张小脸涨了个通红,想要解释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行啦,真怕你憋出个好歹来!”唐斗搂过软妹子,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软妹子当场小脸都要熟了,头顶冒着热气整个人都傻在那里了。

“你这个恶趣味我都看不过去啊!”阿格莱娅现在也知道了赤火和软妹子的区别,对于乖巧内向的软妹子她更加喜欢一些,见唐斗“欺负”软妹子。跳出来打抱不平了。

“我这是夫妻之间打情骂俏呢。你有意见?”唐斗搂过软妹子,一脸得意的看着阿格莱娅。

“啊,被你说得无法反驳呢!”阿格莱娅一脸失败的摇摇头。

其实就是大家的一个小乐趣而已,大家相视一笑就算过了。

“大人,回去之后的事情,你考虑好了没有?”姑苏客就要正经多了――比唐斗这货最少正经百倍。

“有什么好考虑的,不就是回去之后各种撕逼嘛。我还怕谁不成?”唐斗霸气的一挥手,然后开始翻起包裹里的食物,准备做晚餐。

阿格莱娅的厨艺基本上就是吃了不死,赤火和软妹子也都差不多,姑苏客的手艺还不错,偏偏赤火不吃别人做的东西,软妹子又只吃素,所以最后还是唐斗亲自动手。

第一天晚上的时候,可把姑苏客给压力山大坏了。不过到底已经习惯了唐斗的不着调,一夜之后就习惯过来,现在已经淡然的给唐斗打下手了。

“大人,这件事情怕没有那么简单。后面的所选的时机实在是太让人怀疑了。哪怕他们再利益熏心,也至于所有人都这样。现在拿下大人的兵权,只会坏事!”姑苏客这个想法已经给唐斗提起两次了。

无奈唐斗根本不在意,一副早点回去当个土财主乐得逍遥的心态。

“姑苏客,你说要是后面的人没有这般,我继续统领着獠牙军,事后会怎么样?”唐斗却是反问。

姑苏客显然是早就考虑过这一系列的问题,所以张口就答:“大人的威信会完全在獠牙军固定下来。而且虽然现在已经发现邪龙国正在收敛城外居民,但是城外人口众多,邪龙国以前不敢动手,只能在玛莎风暴降临之时开始行动。就算从第一天他们就开始行动,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给包括进去!”

“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邪灵龙然可以转化成活死人,但他似乎另有目的,或者说是顾虑,又或者说是限制,他更多的精力似乎都放在污染那些活人上面。而这一方面的速度就会相当的慢!”

“在这样的情况下。獠牙军继续征战下去,所得利益,不可限量。不管是人,还是物,又或者是如同小春子一般的强力战兽,都会入大人彀中!”

唐斗淡然一笑:“然后呢?回去和那些大佬们拼个你死我活?其实我是不怕的,他们也不敢真对我做什么。但是其他人呢?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们的下场!工坊的那些人啊,怕是我离开雾隐大陆之后。会被那些大佬生吞活剥吧!”

姑苏客看着唐斗,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在雾隐大陆出现唐斗这样的好人,真的反而让人侧目。

“你在想我怎么会是如此的烂好人吧!”唐斗哈哈一笑:“不过这是你的误会。与其说我是好人,不如说我只是不喜欢任何事情半途而费罢了。一开始收留那些工坊人,是因为我家东方的善良,还有我打算消磨一下时间!”

“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快,玛莎风暴降临,跟着事情越做越大。按我的习惯,到了这一步。我就不会随便的放弃了。至于是不是真的善良。呵呵,其实你应该明白,如果我真的善良,那么我会更加的保守一些才对!”

姑苏客沉默片刻之后,摇摇头:“不管如何,我既然已经跟随大人,就不会因为任何事情改变了!”

唐斗歪着头看着姑苏客:“话说回来。你真不打算告诉我,你为啥这么看得上我?”

这回换到姑苏客神秘一笑了:“回到工坊,大人自然知道了!”

唐斗翻了翻白眼,不再说话了。

两人动作麻利的把晚餐准备好,众人吃过晚饭之后,就地休息起来。

夜色很快笼罩了大地。小春子把自己当成火堆,身上的金毛散发着光和热,这对它来说没有任何的负担,对其他人来说,却是最好的火堆了。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随着大地的在夜晚的寒冷之中消耗完最后一丝热气,黎明之前的黑暗也随之而来。

明月西沉。繁星退散,东际的地下平也没有吐出第一丝鱼白。天空与大地沉入最黑暗的时段。

荒野之中,最后的光亮与最后的声响都完全的沉寂下来,天空与大地进入了一天之中唯一的完全安宁之中,就像是天空与大地正在自我治疗,自我呼吸一般。

只等着那东方的鱼白出现,然后随着第一缕金光,大地苏醒,全新的一天随之展开。

但这苏醒前最安宁的时刻,却也是最黑暗的时刻。

唐斗一行人选的地方是一块七八米高的巨石底部,以背风挡雨,但地势有些偏低,此时不知道从何处出现了涓涓细流,迅速的向唐斗他们休息的地方汇聚,无声无息间,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不过片刻功夫,细流已经汇聚成了小溪,然后变成了一汪黑湖。但那些在黑暗之中不发出任何光亮与动静的水流却在唐斗一行人外面围而不进,完全违背了水往低处流的准则。

这显然不是一般的水流。

那水流此时已经蔓延出一里方圆,但中心最低点,却并不下沉,而是诡异让水面越来越高,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已然抬高三十余米。

一切都无声无息,连阿宝和小春子这样的妖兽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气息。

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就在东方天际即将吐出鱼白的那一刻,已然如同深湖一样的水面向着唐斗一行人所在的方向轰然而落。

同时那本来无声的水流也刹那生出变化,腥臭与毒气从那水中散发出来,成吨的毒水就这么冲向唐斗等人。

半小时之后,东方一抹鱼白吐露,打破了这黎明之前最深沉的黑暗,在微微的光芒之下,毒水反射着慑人的粼粼波光,那腥臭的毒气盘踞成毒雾,遍布一里方圆整个湖面。

湖面之上,凝水成人,一个全身湿漉漉的人因水聚而显身,他四下观看,没有发现任何唐斗等人的行踪,又闭上眼睛仔细感受毒湖之中的情况,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嘿嘿嘿,什么白金级,在我的毒湖面前,也不过尔尔罢了!”低哑的声线显示了那说话之人兴奋的心情。

“是啊是啊,你说得对,那什么白金级不过也是个菜鸟罢了,只要你出马,当然是手到擒来了!”一个声音出现在那人身后,满满的恭维。

那人下意识的点头:“那是当然,我毒海波平……”说了个天头,这人才终于警醒过来,哗啦一声重新化为毒水沉入毒湖之中,然后在十几米开外重新凝聚出来。

“尼古拉斯?你没有死?”看到唐斗就站在他刚才所在的位置,那人一脸的惊诧。

“我要说我已经死了,你信不?”唐斗嘿嘿贱笑。

“亲爱的,让我来!”站在唐斗身边的赤火目露凶光:“居然敢偷袭亲爱的,我要亲手杀了他!”

“好啊。不过你要小心哦。这位怕是不好对付的!”唐斗话是这样说,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完全就写满了对对方的不屑。

“尼古拉斯,别以为你是白金级就可以对付我。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就是无敌的。至于你那九炎金狮,哈哈,就算他不死,也不可能在我的毒海之下有什么作为的!”

“毒海?就这点水?也就是两三个游泳池而已。啧啧啧,这孩子真傻,数学不好么?”唐斗一阵摇头晃脑,然后嘿嘿一笑:“哪里用得着小春子动手。我们家红月就可以把你打趴下了!”

这话音一落,赤火就像是脱缰的那啥似的,直接冲向了对方。

“自寻死路!”那自称毒海波平的家伙一声冷哼,脚下毒湖翻涌,卷向赤火。

然而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卷起的毒浪刚一靠近赤火,就自动的平息下来,甚至连浪头落下的过程都没有,似乎是直接就为了最基本的水气,然后重新归于毒湖之中。

“这,这怎么可能?”毒海波平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这一片毒湖可是他的战魂所化,怎么现在反而不听自己的命令,被对方给控制了?

自己可是黄金八级的存在啊,对方不过一个黄金五级,这怎么可能?这太不科学了啊!

“嘿嘿,你猜!”唐斗戏谑的声音响起。未完待续。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正规吗
济宁市中医院
赤峰公立牛皮癣医院
韶关哪个医院治白殿疯好
菏泽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