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覆云乱煜 第七十一章 两湖战事(八)乱象

发布时间:2020-01-16 16:52:05 编辑:笔名

覆云乱煜 第七十一章 两湖战事(八)乱象

帐外,夜凉如水,燃着的火把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除了巡夜的甲士的沉闷脚步声,整个大营都陷入到寂静之中。

在这片寂静下,有两人并肩行走在营帐之间。

曲苍面带苦色,问道:“紫老,这件事瞒着王爷,恐怕……不大好吧。”

紫水阳脸色平淡道:“日后王爷问罪下来,皆由老朽一人承担。”

曲苍摇头道:“紫老,我不是这个意思。”

紫水阳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曲都统,你是王爷近臣,对于王爷的秉性想必是极为了解的,有时候走在王爷前面,替他挡下一些他不好出面的事情,他嘴上不说,但在心底会记这份情的。”

曲苍同样停下脚步,摇头叹息道:“可如果猜不对王爷的心思,就是一个逾越之罪。”

紫水阳没有否认,点头道:“这几年王爷越发独断专行,性子也越发清冷,正像那句老话说的,伴君如伴虎,你身为心腹之臣,谨言慎行是没错的,所以这件事让老朽一人担下即可。”

曲苍没再说话。

这段时间他的日子不算好过,李如松的到来,让他在暗卫中的地位动摇不少,尤其是这次都统提名,更是被暗卫上下视为新旧两位都督的直接较力,李如松推荐了四人,曲苍也推荐了四人。其中老瞎子就在曲苍所推荐的四人当中,他是草原暗卫的元老,也是曲苍这边最有把握拿下一个都统位置的人选。至于其他几人,资历是有了,可能不能坐上都统的位置,就全看运气了。

曲苍起于林寒第一次失势,以萧煜心腹的身份执掌暗卫,虽然只是都统衔,可西北军上下都将他视作可与几位都督相提并论,正所谓不是都督却胜似都督,曲苍手中权柄甚至还在韩雄这样的虚名都督之上。

这一次萧煜将他任命为暗卫府右都督,明升实则暗降,李如松有自己的班底人马,也是老牌暗卫,凡事都会按规矩来,而唐春雨这个背弃唐家投奔萧煜的天人高手,则是成了最大的变数。

两人继续并肩前行,紫水阳轻声道:“曲都统,或者说曲都督,今天老朽倚老卖老一回,说一些自己这大半辈子积攒下来的道理,不知你愿不愿意听?”

曲苍正色道:“请紫老教我。”

紫水阳抖了抖袍袖,轻捻胡须道:“眼力和眼界是两码事,眼力看眼前,眼界看长远以后,以当下之事而论,什么是眼前?是这四个都统的争夺,什么是以后?是王爷的心思。道祖说过一句话,叫做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有很多时候,争是不争,不争才是争,在眼下这个时候,你如果能在都统之争中退上一步,让王爷知道你的不争权,其实是在王爷的心中进了一步。毕竟暗卫说到底还是王爷的暗卫,曲都督,以为然否?”

曲苍心悦诚服道:“听紫老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紫水阳不在意地笑了笑,“曲都督言重了,你是王爷的近臣,就算手下一个都统也没有,又有谁敢小看你?不过是你身在局中,一叶障目罢了。”

说完紫水阳径自离去。

曲苍站在原地,摇头轻叹道:“果然姜是老的辣。”

紫水阳擅自将来自中都的消息全部压下,而王妃病重又是个禁忌话题,一时间知情的无人敢提,萧煜倒真的被蒙在了鼓中。

在谢思愤而返回江左后,萧煜完成了暗卫府的重建,四位都统正式敲定,分别是老瞎子陈良明、李如松之弟李如春、端木睿晟、以及被萧煜亲口任命的宋左。

这四名都统,除了老瞎子以外,其他三人都是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小小年纪跃居正三品的高位,能否服众是一个大问题,好在萧煜在不断启用新人的同时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将这四位都统做了一个排列,就如王府的八女官一样分出主次,老瞎子为第一都统,从二品。端木睿晟、李如春分别为第二、第三都统,正三品。宋左为第四都统,从三品。至于暗卫府的三大掌印官,左都督李如松从一品,右都督曲苍正二品,督察使唐春雨正二品,在只有一个正一品的西北,三人可谓是位极人臣。

暗卫自成一家,这番变动对西北军中影响不大,只是中州派系的强势进入让许多西北暗卫心生不满,虽说往前推几年,大家都在大都督萧烈手下效命,但也是各有各的地盘,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不少西北暗卫中的老人都在腹诽王爷太过厚此薄彼,竟然让外来的李如松做了暗卫府的左都督,压过西北暗卫出身的曲苍一头去,这岂不是让我们西北暗卫比中州暗卫矮了一头?

暗卫府又分南府和北府,北府负责巡查、缉捕、审问、暗杀,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侦缉天下,而南府则是负责暗卫自身军纪。李如松为北府掌印官,唐如雨为南府掌印官,同时暗卫中划出一千五百人,作为萧煜暗侍卫,由曲苍统领。不管是是暗卫,还是军伍,都心知肚明,曲苍还是王爷身边最信得过的几人之一。

原本供职于暗卫中的道门修行者,全部划入西北道门,而散修则由紫水阳亲自掌管,至于影子、恶虎、伥鬼、般若等人,仍旧是由萧煜亲自统领。

暗卫的事情至此尘埃落定,而湖州的战事却是随着西北军不断进入湖州而变得愈演愈烈。

整个湖州的乱了,势态发展已经超出了罗曾宪和萧煜的预料之外,襄阳易守难攻,萧煜便围而不攻,萧煜围城,罗曾宪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于是他不断调动大军驰援襄阳,萧煜的西北军自然要不会坐以待毙,直接与各路援军开战。

江陵城派出三万大军前往襄阳增援,刚刚过了荆门,就遇到四千西北铁骑突袭,二万多饥民一战而溃,而裹挟在饥民中的几千精锐也被冲散阵型,溃不成军。领兵头目一看这个情形,自己连襄阳城都没看到就全军覆没,回去也是难逃一死,干脆一狠心一咬牙,带着自己的亲兵做了逃兵。

距离襄阳最近的保康,刚刚发兵一万出城,就与奉命攻打保康的五千西北军狭路相逢,双方一番交手之后,一万白莲“义军”全军覆没,剩下的守军弃城而逃,西北军不费吹灰之力地攻占保康。

宜都的两万大军刚刚抵挡当阳,人困马乏,前脚安营扎寨,后脚就被早已埋伏多时的两千西北军袭营,烧掉了粮仓,全靠粮食才能勉强驱使的饥民立刻哗营,四散而逃,领兵的白莲教头目成了光杆,只能狼狈逃回宜都。谁想巴东的蛮族却趁此机会占了宜都,跑了和尚又丢庙,不外如是。

坐镇武昌的罗曾宪派出八万人,其中有他的四千嫡系,号称二十万大军,沿江一路北上襄阳,在抵达宜城时,早已暗地里投诚西北的宜城守将纵火烧船,八万大军被烧了一个灰头土脸,损失虽然不算太大,但士气全无,而且不少饥民已经开始溃逃,紧接着便是西北军早有预谋的围追堵截,八万大军战死的不多,但却溃逃大半。

罗曾宪调动大军四面救援,然后四面皆败,皆被西北军打得溃不成军,四散而逃,而这些被打散的白莲教“义军”又重新恢复流民的身份后,将一个流字发挥到了极致,一时间整个湖州地面尽是流匪,逼得各州府纷纷结寨自保,普通百姓不是沦为流民强盗,就是变为民壮,披甲持刀,枕戈待旦。

湖州之乱象,让一位湖州大儒如此形容:“历代兵祸,多在西北,故西北民风彪悍。江南繁华之地,少经战乱,文风昌盛,故江南民风绵和。今西军由蜀入湖,乃前史未所载,白莲起于湖,天下粮仓之地竟有百万流民,亦是亘古未所见,而今湖州盗匪横行,兵戈四起,百姓为之流离,生灵为之涂炭,放眼四周竟无半寸太平立足之地,此千百年来从未有之乱象也。”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驻马店市第一人民医院
咸宁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是怎么治疗
酒泉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无锡白癜风如何治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