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网曝山东济宁辰欣药业流出假药药监局不作为

发布时间:2018-11-30 18:23:56 编辑:笔名

曝:山东济宁辰欣药业流出“假药”药监局不作为

核心提示:正规药品胆维丁乳被冒充,辰欣药业和假药发生什么关系?实地暗访并举报,药监部门敷衍了事。面对正式采访,声称不盖公章没法查。稽查支队长自食其言,拖延回复。企业辩称代理商借用会议室在里边干什么不知情,与“胆维丁乳”一事没瓜葛。药监局对此束手无策,不敢深入调查害怕吃官司。

济宁市药监局难查处

胆维丁乳是在国家药监局注册的正规药品名称(国药准字H),可用于婴幼儿缺维生素d性佝偻病。目前国内只有上海金朱信谊药业具备生产资质。但是近日接到举报反映山东辰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辰欣药业)2008年至今一直在代理销售(全国总代)上海某家企业生产的山寨“胆维丁乳”。举报就是“命令”,经过为期一个月的细致调查,终于揭开了山寨“胆维丁乳”的层层黑幕。

山寨“胆维丁乳”产品信息多数是伪造

仔细察看了举报人寄来的有关“胆维丁乳”证据材料,首先看到的是包装盒上的产品功效:有效预防佝偻病。另外该产品的批准文号不是“国药准字”,只是保健食品的“国食健字号”g。登陆国家药监局站查询发现该文号与胆维丁乳生产厂家上海绿源集团药业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而是由厦门福来了保健食品有限公司、厦门龙在天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对应产品是拢顺牌葡萄糖酸锌口服液,且包装盒上保健食品“蓝帽”也被生产厂家改成了黑色,印在了包装盒背面。包装盒上只有代理商山东鲁抗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联系和传真。向上海绿源集团药业有限公司求证,得知他们根本不生产胆维丁乳。根据投诉材料的内容,打开上海惠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惠民生物)官,惊奇的发现,该企业号码传真号码与上述山东鲁抗药业集团完全一样!

暗访揭黑幕

为了尽可能掌握山寨“胆维丁乳”的一手才材料,首先来到某乡镇寻找该产品的踪迹。据当地婴幼儿家长反映,他们反映从该镇防疫站买过“胆维丁乳”,售价是每盒120元,但是出现过服用儿童腹泻呕吐的情况,现在很少有人买了。随后以想要代理胆维丁乳为由,按照产品包装盒上的号码0537---与厂家取得了联系。联系到一名自称是辰欣药业招商经理的吴姓男子。按照约定的时间,在4月9日上午来山东到济宁市中区辰欣药业老厂区和吴姓经理见面。一下车,首先看到了企业大门上“山东鲁抗辰欣药业有限公司”的金字招牌。

寒暄过后,吴姓经理把我们领到了办公楼三楼会议室洽谈。“我们已经核实了你的身份,你工作的公司确实存在。而且你以前做过类似产品有经验,所以我们才会和你见面。”显然吴姓经理在与陌生代理商打交道时是相当谨慎的。据他介绍,辰欣药业是鲁抗集团的下属企业,实力雄厚产品信誉没有问题。同时他也承认“胆维丁乳”是保健品,但确实能预防佝偻病。上海惠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实际就是辰欣药业的厂子。生产与代理分开主要为了规避药监部门检查。“胆维丁乳”辰欣药业已经代理了四年时间,主要销往各地防疫站,产品遍及皖晋冀鲁豫各省。其中河南市场产品销量。他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一盒胆维丁乳出厂价是20元,一般代理商的售价都在120元左右,中间有6倍差价,利润惊人。只要和代理区域内的卫生局搞好关系,就能在防疫站以接种口服疫苗的方式忽悠婴幼儿家长购买。一个市级代理,半年赚辆奥迪a8很轻松。为了打动我们和他们签合同。吴姓经理又给我们列举了河南安阳地区代理商年赚数百万运营案例。至于我们关心的山寨“胆维丁乳“的真实成分,吴姓经理却闭口不谈。我们问:“如果被药监局卫生局等部门查到怎么办?”吴姓经理:“所以说得和他们搞好关系。一般我们的经销商都是和主管部门分成的所以才做的长久。”我们又问如果儿童或孕妇服用后出现不良反应咋办?”吴姓经理:“胆维丁乳的成分很简单,一般不会出现不良反应。即使出现什么事情,药物已经被消费者喝到肚子里了根本没法取证。”紧接着他又提醒我们因为辰欣药业的胆维丁乳并不是正规药品,问题积累多了容易被执法部门盯上。因此吴姓经理建议我们要代理的胆维丁乳话就尽力卖货,干个两三年就得换其他产品。他透露辰欣药业,还有好几个类似胆维丁乳产品,正在研发过程中,一旦产品上市了将来我们也可以代理。

谈话间吴姓经理,交给我们一沓产品资料。我们看到粉红色彩页大标题是小儿佝偻病科普宣传,详细介绍了什么是佝偻病,病因,症状,如何预防,以及所谓“胆维丁乳”主要成分,临床医生推荐服用方法和服用量。另一张题为“胆维丁乳口服液接服通知书”对于佝偻病和“胆维丁乳”知识介绍的更为详细。据吴姓经理告诉我们,这两张材料,发货时会附赠给代理商,只有大量分发给婴幼儿家长,才能鱼目混珠,误导他们购买。

在另一张介绍山东鲁抗辰欣药业有限公司的彩页上,看到了该企业的理念“推陈出新,诚实守信”以及董事长杜振新致辞:全力以赴打造中国药企的中坚力量!为患者提供更多高效的创新药品。剩下的彩页则主要介绍鲁抗集团的招商药品。除此之外还拿到了上海惠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税务登记证,食品卫生许可证等证照的复印件。这些证照有关惠民生物的生产经营方式与范围:食品销售管理(非实物方式)。也就是说,惠民生物不具备生产食品资质,更没有生产药品的资格。

对于代理合同的签法,他说为稳妥起见自己只能代表惠民生物和我们签,货款可以打到辰欣药业的账户上。

法律规定:以非药品冒充药品被视为假药

由于辰欣药业代理实际也是由其生产的胆维丁乳,标注保健食品批准文号是盗用,也没有国药准字号。离开辰欣药业,就此情形,我们咨询了山东省药监局保健食品化妆品监管处的工作人员。该处工作人员谈到,山寨“胆维丁乳”只能视为普通食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四十八条规定规定: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标签,说明书不得含有虚假夸大的的内容,不得涉及疾病预防,治疗功能,生产者对标签说明书上的内容负责。

随后我们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以非药品冒充药品等情形视为制售假药行为。

面对举报药监部门无动于衷

从辰欣药业流出的山寨“胆维丁乳”,问题非一日之寒。作为食品药品行政主管部门的济宁市药监局,对此是否之情呢?我们决定以普通消费者的名义对济宁市药监局执法工作进行暗访。于是在4月9日下午,走进了位于济宁市市中区的古槐路的药监局局办公楼。

“你们到别的办公室举报吧,这事不归我管。”济宁市药监局药品市场监管科,一位负责人对于我们举报的事情很不耐烦。于是我们又来到局办公室投诉辰欣药业经销“山寨药”的问题。一位年轻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投诉举报的业务都归济宁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受理(该支队为济宁市药监局直属事业单位)。

无奈之下我们辗转赶到地址位于济宁市高新区山推大厦11层的稽查支队。办公室王姓工作人员收下我们从辰欣药业拿出来的药盒与宣传资料以后,说尽快调查核实给我们答复。

4月11日上午,王姓工作人员致电称,他们按照“胆维丁乳”包装盒上标注的联系方式调查过了,山东鲁抗医药集团并不存在。他怀疑有人在冒充山东鲁抗工作人员销售“胆维丁乳”,建议到胆维丁乳购买地药监部门投诉。至于稽查支队有没有调查过涉事的鲁抗下属企业辰欣药业,王姓工作人员并未提及。

我们离开济宁后的几天时间里,辰欣药业吴姓经理一直在催促我们和他们签合同。我们假装“坚持”和辰欣药业签代理合同,吴姓经理终答应了这一要求。为引起济宁市药监局稽查支队对我们暗访的有关情况的足够重视。在4月14日下午,向该单位发了一份正式采访函,详细列举了我们暗放到的几个问题:问题一,辰欣药业幕后操纵生产的“胆维丁乳”涉嫌冒充药品。问题二,产品表示混乱。问题三,批准文号涉嫌盗用。问题四,辰欣药业违规代理。问题五,“胆维丁乳”质量有问题。问题六,稽查支队是否有意敷衍百姓举报?希望稽查支队收到函件后能够认真调查核实这些问题。

大约过了三天,还是那位王姓工作人员致电说,他们领导已经看过了采访函,因为没盖报社公章,所以没法展开调查。自此以后“胆维丁乳”一事就被稽查支队不了之了。但是辰欣药业吴姓经理却一直在催促我们签合同。为给我们施加压力,他透露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们又在河南河北签下了几个代理协议,如果不尽快签市场就会饱和。

如此执法

“辰欣药业和鲁抗集团没有任何关系。”5月7日下午再次来到济宁市药监局办公室督促其查处“胆维丁乳”的问题,一提到辰欣药业和鲁抗集团,办公室彭主任极力澄清两者之间的隶属关系。反驳道:“辰欣药业老厂大门口招牌名称还是鲁抗辰欣,宣传彩页上也在沿用这一名称。”彭主任:“那是他们随便叫的,辰欣药业早就和鲁抗没有关系了。”

对于“胆维丁乳”从辰欣药业流出的问题,彭主任称是有人在打着辰欣药业的旗号活动。把如何到辰欣药业内部暗访经过以及稽查支队如何繁衍塞责大体讲了一遍,彭主任联系了稽查支队,让到那里听范支队长的解释。赶到稽查支队办公室再次见到了王姓工作人员。“你说我们的采访函没盖章就不能调查是谁的决定?”王姓工作人员:“这是钱副支队的意思。”追问他是公章重要还是辰欣药业流出的“胆维丁乳”重要时王姓工作人员沉默以对。

在办公室等待了一半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了范支队长。再次问到没有公章药监局就不去调查的事。范支队长矢口否认,称这件事他很重视已经做了批示要求业务部门认真调查。随后拿出批示材料在面前晃了一下就放回了抽屉。向他表达了,希望稽查支队能认真调查落实辰欣药业“胆维丁乳”的强烈愿望。范支队长再次强调他重视此事。第二天就会让业务部门进厂调查,而且会商请公安部门一起调查,并在短时间年内给回复。

“你上次来时没说是,而且提供的证据材料不全,我无从入手。前段时间我打问了一下辰欣药业,他们说没有姓吴的经理。你现在给我们的暗访录像很关键。我们会认真看看,如果事情的确属实我们明天会叫上公安局的人一起去抓这个姓吴的人。”从钱副支队长语气判断,他似乎对“胆维丁乳”事情也很重视,对于辰欣药业卷入其中感到气愤。当被指出辰欣药业的“胆维丁乳”问题已经存在了四年,药监局因何没有察觉的时候,钱副支队表情非常尴尬。临别时,钱副支队长承诺第二天早晚会把进厂调查的结果告诉。但等了两天也没接到稽查支队的。于是在离开济宁的第三天拨通了范支队的,一听是打来的,他忙以打错了为由扣了。拨通钱副支队长,他称正在外边很忙不方便接听。追问他们到辰欣药业的调查结果,钱副支队长语气强硬的告诉,凡事都需要个过程。再问到底什么事候能出结果,听到的却是盲音。

又等了近两天,拨通了稽查支队办公室董主任,他以正在开会为由挂了。

又过了四天,终于等来了稽查支队的回复,一位刘姓工作人员致电说他们看了的暗访录像。稽查支队和公安局进行了联合执法。他们也让辰欣药业的人看了录像,该厂负责人说调查的那位吴姓经理真名叫光缜贵,安徽人,安徽绿源药业的代理商。因为他和辰欣药业有合作关系,所以能借用辰欣药业会议室见客户。至于具体谈什么辰欣药业也不知道,辰欣药业和“胆维丁乳”事情没有任何关联。辰欣药业已经向公安局报案,追究光缜贵的法律。对报案的细节,刘姓工作人员却未讲清楚。

问药监局准备怎样深入调查时,刘姓工作人员无奈的答复称药监局掌握的证据不足,现在没法确定就是辰欣药业在操纵胆维丁乳的生产销售,如果贸然法查封辰欣药业的仓库稽查支队会吃官司。

在上搜索安徽绿源药业,根本没有这家企业的信息。于是又拨通了辰欣药业行政部的,询问他们报案的详情。接听的工作人员表示从未听说过此事,要打法律事务部李主任的问问,向法律事务部工作人员表明采访李主任意图,被告知李主任出差了,索要李主任号,遭到拒绝。

三个月后

三个月后,一位自称是辰欣药业的部门主任的人,拿着济宁市药检局证明信和当地派出所出的报案证明来找到,说辰欣药业和假药没有关系,我们已报案,希望不要再追究下去,向辰欣药业的部门主任问了几个问题:,他们是怎么进去你们药厂谈业务的?第二,你们和他们没有关系,和我们谈业务的吴经理是怎么知道我们向药检部门提供了视频资料,又向我们联系并确认我们是不是。第三,你们报案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到现在公安部门还没有结果。

辰欣药业的部门主任回答了我们个问题,说此人和我们厂一直有业务往来,所以进去我们厂很方便,利用了我们的管理缺陷。对回答第二个问题的时候含糊不清没有明确回答,第三个问题答说你们也知道现在公安系统办案需要花钱我们有钱但是没有时间也耗不起。

说你们有他们的身份证号也有他们的车牌号,现在的公安系统办案多先进,几个月过去了还没反应不应该吧。

辰欣药业的部门主任说希望你们不要曝光,那样对我们企业有很大影响。说你们想到了你们自己的利益,却忘了那些受害的孩子,和你们没有关系吗?你的管理没有问题吗?你们没吗?那些受害的孩子怎么办,假药用辰欣药业开展业务,增加了可信度,在全国大量销售,谁来救救那些受害的孩子?( 刘凯)

玻璃钢管道
脱硫喷嘴
防辐射铅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