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唐冢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1 17:46:14 编辑:笔名

    近的长安城有几件事比较热闹,先是吏部终于将新科进士的职位放了出来,寻常年月每年不过几十个进士,能放实缺的更少,今年直接翻了十倍,几百号新科进士统统放了实缺,从六部衙门到各地府县处处是春风得意的景象。  对比这些新人,官场的老前辈们却被另一件事搞得心力交瘁,各地义仓粮折绢入库一事并不像几位宰相预料的那般轻松。  虽然名义上义仓粮归朝廷所有,地方官府无权动用,可仓库建在地方上,管理义仓的官员也是出自地方,不说挪用、贪腐,这么大的一块肥肉,哪可能说放就放?  历来就是皇权不下乡,广大乡绅才是地方政治架构中的主力,世家、门阀则是这些乡绅中的佼佼者,中央皇权和地方乡绅之间的争斗贯穿了整个封建社会。  义仓粮折绢入库一事刚提出,朝堂上下便是一片哗然,若不是宰相们提前摁住了御史台,谏章能堆满政事堂。  于是杨国忠当初的提议很快付诸行动,御史台诸多御史分赴各地,开始清查义仓存粮,为防勾结,相当一部分御史直接选用新科进士。  这两件事的受众全是官老爷们,长安的百姓们这些天关注的是另外一件更劲爆,更有看头的花边新闻。  太原王氏的长房嫡女主动向宰相的学生提亲,然而时隔多日,相府却依旧没给出准确的答复。  “我的任命下来了,留在户部!”陆浩找到许辰,递过去一封折子:“这是你的,察院御史,巡查并州义仓!”  许辰面无表情的接过。  “想好了就去做吧!”陆浩笑笑:“尽量别让王姑娘受伤。”  当夜,许辰敲响了王琳的房门。  王琳日渐憔悴的脸上满是惊讶,一旁的画屏更是惊叫出声:“你……”  黑影闪过,柴老击晕画屏将其搁在秀塌上。  “去外面守着!”许辰吩咐一声,柴老退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坐下聊聊吧!”  许辰显得很从容,王琳眸中尽是哀伤,她猜到了对方的来意。  二人相继落座,屋内却陷入沉寂。  片刻后,许辰终是开口:“你有没有觉得其实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在孤独寂寞的时候恰好遇到了一个看得顺眼的人……”  说着,许辰唯有苦笑:“这说法在这个时代还真是没什么说服力啊!”  这年头,婚前能见个面就算不错了,基本上全是先结婚然后再恋爱,甚至大部分根本谈不上爱情,不过搭伙过日子。  婚姻像一张网,把两个人围起来,尤其对于女人,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王琳在年少时拥有这样的遭遇,即便算不上情根深种,但一颗芳心早已暗许。  可是许辰,真的不打算……妥协!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更像是自欺欺人,许辰其实并不想融入这个世界。  他没有顶替了某个人在活着,不需要承担身份带来的羁绊,也不想成就一番大事业,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更没有济世救民的想法,他甚至都把不相干的陌生人当成游戏里的NPC,冷血的影响了很多人的命运。  如果说活不下去,许辰自然会放下一切坚持,尽可能融入这个时代,但自从他有了拒绝的实力后,他真的不愿意放弃过去的念头,接受这个时代对他的改变。  许辰是一个偏执的人,或者,也可以说他在坚守!  对这个陌生的时空,他总有一种不真实的荒诞感,如果这只是一场旅行,他大可早些回家。可眼下更像是漂流到了一座孤岛上,他唯有努力寻找过去的痕迹,更不愿意彻底的沉沦,哪怕永远没有回去的可能……  对于唐雪玢那份感情是在弥补过去的遗憾,不愿意接受王琳则是因为他无法接受一个没有感情的伴侣,他在死死坚守着过去那个时空的一些习惯。  “你回想一下,你为什么会从家里跑出来?”许辰像个知心大姐一般劝道:“因为家里逼你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或者还有青春期的叛逆,想逃家出去看看……”  “你若对我无意,大可明言!”王琳次开口说话,如同她这次的爱情,充满了勇气:“我不是恬不知耻之人!”  许辰抬头,直视着这张倔强中带着痛苦的脸,良久,叹道:“其实我一直都很直接的……”  “在我看来,一份感情少不了相处和了解的过程,哪里有那么多一见钟情……”  “只能说,我们两个没什么缘分!”  “那她就和你有缘分了?”王琳终是没能忍住。  “额……”许辰脑仁微痛,苦笑道:“感情又不是买东西,物美价廉,哪个好就要哪个!”  “就好比你心中有人,不愿接受他人,我也一样啊!”  “爱情,无非就是两种形态,爱与不爱,简简单单的是非题!”  “我不爱你,并不是因为你不好,只是因为我不爱你!”  ……  “你走吧!”王琳心中那一口气,彻底散了。  “对不起!”许辰苦笑道:“这件事我想可能没那么简单!”  “哪怕你去和父母说,这件事也不会到此为止!”  “那你想我怎么样啊!”泪水伴着嘶吼声……  头一次,许辰有了做人渣的感觉。  “我帮你吧!”许辰说道:“如果你不愿待在这个家,我帮你离开,去江南或者去琉球,那里开发的不错!”  “当然,想去别处也行,只不过你们二人都是女子,去别处我能给予的帮助不多……”  “琉球真的还不错,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或许也能遇到一个相互喜欢的人,经历一段真正的爱情……”  次日,长安百姓再次被一个消息震惊了!  太原王氏的长房嫡女因不忍求亲被拒的屈辱卧病不起,长安各大名医束手无措,王氏只能将人送回太原老宅静养,远离长安这个伤心之地。  就在长安百姓准备对始作俑者口诛笔伐时,才发现那个可耻的负心人竟然也离开了长安!  长安以北,前往并州的官道上,一排马车低调远行。  提前预料到这个结果的许辰早就向徐番要了一纸任命,顺道去并州查验义仓存粮。  马车看上去不大,车厢内却异常宽阔,容得下两排矮桌。  唐雪玢望着对面的少年,心中无限感慨:“他竟然真的拒绝了!为了自己,不惜承受千夫所指,也要拒绝那令天下男人艳羡的美好姻缘!”  “其实,真的没有那么高尚!”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许辰望着她,微笑道:“只是因为我不喜欢她,我也不能强迫自己去喜欢她,那样对她不公平!”  “你准备把她送去琉球?”唐雪玢已经知道了许辰接下来的安排。  “她自己选的!”许辰笑道:“当然,也是我建议的!”  “此事一出,她真的很难做人了!就算王家人不说什么,其他世家之人免不了非议,众口铄金,出家修行都算的结果了!”说到这,许辰只能叹道:“是我的错,只能尽力挽救。”  “假死脱身,换个身份活着……”唐雪玢叹道:“太残忍了!”  虽曾遭逢剧变,但双亲尤在,眼下又有心爱之人,唐雪玢觉得自己的命运真要比王琳好千百倍。  “不如……”  “打住吧!”许辰苦笑道:“这种事有什么意义呢?长痛不如短痛,人生在世,谁不要经历一些痛苦?”  “而且这次的事,没那么简单!”许辰沉声道:“我会替她报仇的!”  此次出行,许辰只带了张天意和尹洛二人,余下全是昆仑域派来长安的人手,清一色的金丹期高手,领头的更是昆仑仅有的几个元婴高手之一。  有这样的实力在手,对其他不敢随便出手的修行者而言,根本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防线!  山外青山楼外楼,谁也不可能想到,在无边的沙漠中,穿过漫天沙暴后,竟是一片绿水青山。  天凉域中,无双剑宗一家独大,其中又以王氏族人为尊,无双剑宗山门之下,无双城绵延百里,几乎所有天凉域残存的人都生活在这座巨城中,享受着末世中一点余晖……  一幢高达三十三层的巨楼中,万世俊接到了外界传来的情报。  “鱼儿,终于上钩了!”万世俊抚掌叹道。  许辰当初在豫章的作为,让自视高人一等的万世俊极度不满,那润物无声却又惊世骇俗的手段深深刺痛了万世俊这颗骄傲的心。  成为万家家主后,那份刺痛不减反增,看上去他是在为家族解开多年的谜题,但实际上他需要一场胜利,一场针对许辰这个小乞丐的胜利,来洗刷曾经受到的耻辱。  如今,计划多时,许辰终于踏上了他预定好的路……  “承安兄,可以让外界的王家人开始行动了!”  正在饮宴的王承安推开身旁衣衫不整的女子,一脸玩味的注视着对面的万世俊,道:“你可别给我搞出什么大场面来,老前辈们年纪大了,受不了惊吓啊!”  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小说!  

长治的治疗癫痫医院
娄底癫痫病哪家好
芜湖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