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女子遭丈夫家暴20年原来夫家都是杀人犯

2018-10-31 14:29:29

女子遭丈夫家暴20年,原来夫家都是杀人犯

女子遭丈夫家暴20年,原来夫家都是杀人犯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女子遭丈夫家暴20年,原来夫家都是杀人犯 女子遭丈夫家暴20年,原来夫家都是杀人犯 Posted on 2014年12月14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洞房花烛夜,新娘被打得遍体鳞伤;儿子出生3个月,便因在娘胎里长期遭受踢撞而病发身亡;结婚多年,妻子方知夫家竟然有两个杀人犯;悲剧一次次上演,泼酒精,爬碎玻璃……弱女子在恐惧和忍让中濒临崩溃,踉踉跄跄地走进了妇联。王瑛从来没有听丈夫提起过哥哥,更没有人告诉她这个哥哥是杀人犯,她不知道丈夫还有多少事情瞒着她,甚至对自己以后的处境有些后怕……一个叫王瑛的43岁妇女跌跌撞撞地来到上海某区妇联,她语无伦次地哭道:“我再也受不了了,他们家已经有两个杀人犯了,他也会杀了我和女儿的……”痛苦不堪的她回忆起一幕幕辛酸往事,红红的眼眶饱含泪水,瘦小的身子不断地发抖:“他是我的丈夫,我过了20年地狱般的日子……”直到今天,王瑛仍然能记得20年前和张家明举行婚礼那天的每一个细节。一切就像刚发生的一样,生动,鲜活,却隐含了所有悲剧的前兆。1984年夏天,22岁的王瑛和比她大一岁的张家明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虽然王瑛的家人竭力反对这门婚事,并且一再提醒王瑛,张家明是一个“塌底棺材”,好逸恶劳,将来不会有出息的。但王瑛却认为父母是因为张家明家经济条件差而产生的偏见,男人长大了,肩上自然能抗起一份重担。婚礼当天,虽然没有阔绰的新婚穿戴,更没有按“腿”计算的摆设点缀,但男女傧相护送两旁,亲友中的至亲至交前来敬酒道贺,充满了喜气洋洋的气氛……张家明紧紧搂了搂妻子,轻声说:“王瑛,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此时此刻王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在王瑛眼里,生活就像那间刚刚刷白重新布置过的新房,明亮的阳光透进来,照得人满心喜悦。可是,梦想很快就被现实击得粉碎。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家明竟然是个暴力狂。洞房花烛夜,广元治牛皮癣医院一阵温存后,王瑛依偎在张家明的怀中,温柔地说:“我们已经成立了一个家庭,每个月你拿出一部分工资补贴家用吧……”没等王瑛把话说完,张家明猛然扇了她一个耳光,“我自己还不够用呢。”接着,张家明又使劲踹了她几脚。咆哮着:“哼,结婚证书已经开出来了,现在就是我狠!”王瑛又惊又痛,她努力站起身来,走进卫生间,关上门,尔后用毛巾塞在嘴里,使劲地控制着自己的哭声。哭了一会儿,王瑛慢慢地脱去身上的衣服,对着镜子从脸上一点一点擦过去,胸前和腹部,都留下了张家明刚才拳脚的印记。 擦着擦着,王瑛想起了白天丈夫对自己的承诺,不禁失声痛哭……哭声惊动了一墙之隔的婆婆,她赶紧跑出来,看到衣衫不整的王瑛身上伤痕道道,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婆婆上前安慰王瑛,“我去说他几句,以后不会这样了!”不一会,婆婆拉着张家明,来给王瑛赔了礼道了歉。自从那天挨打之后,王瑛似乎接受了张家明的道歉。可就是怎么也想不通,结婚天丈夫居然会打她。王瑛有些郁郁寡欢,她只能劝说自己,那天丈夫可能酒喝多了,平时的他不是这样的。只要以后用自己的善良来感化丈夫,生活一定会好起来的。让王瑛绝望的是,罪恶一旦开启,就很难再停下来,而这,仅仅是灾难的开始。婚后,张家明粗野的本性暴露无遗,好逸恶劳的恶习更是变本加厉。张家明下班就出去打麻将、斗蟋蟀、小偷小摸也是家常便饭。只要赌博输了,王瑛就是他发泄的对象。从初的拳脚相加,到后来的用鞭子抽,菜刀砍。王瑛曾向婆婆求救,但婆婆却爱莫能助。原来张家明在家里也霸气十足,家人都不敢轻易责骂他。1984年秋天,王瑛怀孕了,可话语中只要提到“钱”,张家明仍然时不时对她拳脚相向。一天,两人到四川路逛街,王瑛见丈夫今天的心情不错,便劝说他:“你马上要当爸爸了,以后不要再出去赌博了,把钱省下来让孩子过得好点吧。”张家明一听“钱”,立刻像受了刺激似的,上来就是一拳,重重地打在王瑛的脸上,“敢管我?”说着,又是一拳。王瑛忽然发觉了什么,双手护着肚子,掉头就跑。“你他妈的还敢跑。”张家明紧追上去,一把扯住王瑛的头发,拼命地扇着耳光,使劲地晃动着王瑛的身体,“看你还跑?”“求求你,别打了,别打了。”王瑛哀求着。张家明已经疯了,他抬脚踹着王瑛的腰,王瑛摔在了地上。“跑啊,你他妈的倒是跑啊?”几个行人走过来,张家明抬起仇恨的眼光,怒斥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打老婆吗?滚!”行人看见张家明眼睛中凶狠的目光,吓得纷纷转身走了。悲剧一次次上演着,接下来的日子,更是让王瑛觉得生不如死。一天王瑛下班回家,临时在张家借住的一个远方亲戚悄悄地告诉王瑛:“你老公在外面输了很多,趁你不在把家里东西都卖了。”王瑛心里一惊,急忙跑到里屋,打开大橱,里面孤零零挂着几件旧衣服,而当初陪嫁带过来的被子,被面全都不见了。王瑛仿佛感觉到了世界末日,心中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她觉得日子没有办法再过下去了,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她已经想不出还能继续活下去的理由了。这时,张家明从外面回来了。王瑛发疯一样地扑了过去,边捶打他边哭喊道:“我不要活了!”说着,笨拙地越过阳台,准备跳楼自尽。张家明一看王瑛是真的想要寻死,连忙跑上去,一把拉住她的双手,硬生生地把她拽了回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王瑛一直隐瞒着娘家人,不想让大家为自己担心。可娘家人还是听到了些风声,舅舅气愤不过,到派出所把张家明殴打老婆的事情告诉了民警。因为是家务事,民警也只是上门调解了一番。巧的是,几天后由于张家明聚众赌博,酗酒伤人,被公安局抓了起来,法院判他三年有期徒刑。听闻丈夫要在监狱中度过三年,王瑛的心被复杂的感情交织着。对她而言,这或许是种解脱,但一想到胎中的孩子刚出世就见不到爸爸,她又于心不忍。可她没料到的是,婆婆对此事颇有微辞,认为儿子失眠症般诊断标被关进去全都是媳妇在“作怪”。从此,王瑛再也看不到婆婆的好脸色,她有口也难辩。半年后,王瑛产下一个男婴,孩子的声音给这个阴云密布的家庭带来了短暂的快乐,婆婆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对小孙儿疼爱有加,乐呵呵地亲手做了很多小衣服,小鞋子。然而好景不长,三个月后,王瑛发现儿子脸色蜡黄,常常昏睡,急忙将儿子送往医院,可天不遂人愿,婴儿抢救无效,病毒性黄疸发作离开了人世。更残酷的是,此时婆婆竟然一口咬定孙子是王瑛谋杀的:“你老公关进去了,你一直那么恨他。哼,没有孩子离婚就更方便了吧。”婆婆坚决不同意立刻火化,要求公安局解剖验尸。如果真不想要这孩子,王瑛怎么会等到怀胎10月儿子出生才起谋害之心呢?如今,丧子之痛和蒙冤之屈,让王瑛悲痛交加,整日以泪洗面。想想才三个月大的儿子,死后还要被解剖,她更是痛不欲生。幸好,民警经过多方面的调查和医生的证明,确认由于王瑛在怀孕时,经常遭受丈夫的殴打,虐待,导致男婴营养不良而病发身亡,婆婆这才善罢甘休。“要懂得自我保护啊。”前来调查的民警知道张家明一贯作恶多端,十分同情王瑛的处境,“他们家人都有些暴力倾向。你看他哥哥,关在青海监狱里,还杀死了一个犯人。”听到这一消息,王瑛惊呆了。她从来没有听到丈夫提起过这个哥哥,更没有人告诉她这个哥哥是杀人犯。她不知道丈夫还有多少事情瞒着她,甚至对自己以后的处境有些后怕……1987年,张家明刑满释放,到海运局上班。或许是小别胜新婚,或许是监狱的生活磨平了他的棱角,或许是真的想痛改前非。他开始踏实地过起了日子。一年后,他们的女儿出生了。看到女儿长相酷似自己,张家明欣喜万分,也对王瑛好了一阵。这让王瑛倍感欣慰,她以为自己的善良终于感动了丈夫。然而,1991年张家明成了批下岗人员,生活很快陷入了拮据。看着周围的朋友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自己一家还同以前一绝不会因为你的宽容和忍让而结束。如果你还希望幸福,的办法就是立刻离开他,并且诉诸法律。公众号:热门小说推荐助手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中日差距扩大 俄跌出前八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阁楼楼梯
黄桃苗
雕铁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