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p苏童喜酒

发布时间:2020-05-22 06:07:12 编辑:笔名

  苏童喜酒,葡萄酒尝过一口便知产地;苏童爱烟,采访的途中不停说“抱歉,能不能抽支烟?”提起新书《河岸》的签售会,苏童半开玩笑,现在不比以前了,不知会不会有人来。近日,作家苏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谈及新创作的长篇小说《河岸》时,他用“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来形容,他也称不指望这本书能有很好的销售成绩,因为“年轻人对它没感觉”。

  创作《河岸》源于对河流的感情

  《河岸》综合了苏童小说以往的元素,以少年库东亮的视角,讲述一条流放船在河上和岸上的故事,展现“文革”时期库文轩、库东亮父子的荒诞命运,现实与历史、青春与成长,河岸一样难以言清。和张爱玲的《小团圆》相似的是,苏童以往小说里的一些人物在《河岸》中集体登场,他们的群像在枫树林、香椿街的背景下闪闪发亮。

  有些作家写作是因为一种思想,还有一些是因为一种情绪,甚至是一个突然的念头。苏童的新作《河岸》写作的缘起又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苏童回答:“写《河岸》是源于我对于河流的感情。我一直都想写河流,在之前写的散文《河流的秘密》里涉及了河流,但这个想法其实并不清晰。后来关于河流的想法越来越清晰,要写一个关于船队的小说。”

  外界对《河岸》的褒贬不一,有人认为它代表了苏童写作的最高水平,也有人觉得“写法有点旧”、“难以吸引人”。对于这样的评价,苏童说:“我不是一个狂妄的人,所以很难说跟别人比怎么样。但是我觉得《河岸》是我写作生涯里最重要的作品。一是因为《河岸》完成了我写河流的夙愿,另一原因是以前我写作很任性,我一直在躲避有压力的东西。但这次我把这些压力都接住,扛住,不管接的够不够好,姿态是不一样的。正如巴尔扎克所说,一部小说就是一部私人的民族史。这是这部作品对我来说最重大的意义。”另外,苏童也表示不指望新书卖得好,他称“年轻人对这本书肯定没感觉。”

  下部小说将转写现实题材

  苏童表示,他在写作中一直想表达的是“人性之难”。他认为文学其实是人学,人性这个东西就像黑洞,没办法去说尽,因此才需要不断去探索。这个探索的过程不能简单地说“人性本善”或者“人性本恶”,他不赞同将预先设置的立场带入小说的创作中。但从他的作品来看,似乎表现人性黑暗面的更多一些。对此,苏童说:”我的长篇小说比较有这个倾向,但我的中短篇小说中人性通常是复杂的、综合的。《米》是一个比较阴暗的作品,这可以说是我一篇探索性的小说,虽然《米》的语言是传统的,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先锋小说,但内容却是非常大胆的。在《米》当中我试图探索人性恶的最大值,就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亲情本来应该是温情的,但在《米》当中却是扭曲的,被异化的。可以说《米》是我的一个科学实验,但它并不代表我的世界观。”

  苏童自称对产业工人有很深厚的感情,那他未来的写作计划是什么?“下一部长篇小说正在计划当中,这部小说将转写现实题材,但不会局限于一时一地,会有时空的交错。”

  (编辑:李明达)

舒尔佳减肥药效果好吗
经络疏通后要注意事项
宝宝风热感冒吃什么冲剂
兰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庆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广元治疗白癜风方法
保定白癜病医院
临沂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