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求解国企衍生品交易排险之道

2018-11-23 18:12:01

  求解国企衍生品交易排险之道

  针对部分央企去年油料结构性期权交易业务巨额浮亏问题,国资委近期对外资大行作出强硬表态,表示正在对具体交易情况展开调查,支持企业运用法律手段尽力减少损失。这些场外交易是否涉及欺诈,将怎样了结,假以时日才会有答案。而值得深入思考的是,如何尽力规避这些重大险情的发生。

  2008年,央企在金融衍生业务上的亏损令人触目惊心:中国远洋所持FFA(远期运费协议)约有40亿元浮亏;东航、国航的燃油套期保值合约截至去年底的公允价值损失都超过60亿元。此外,还有一些企业因为境外利率与汇率的衍生交易而损失惨重。这些亏损产生于金融危机冲击之下,部分企业的衍生品交易与现货的规模、方向、期限不相匹配,可以说是投机不成反蚀米。

  因内控制度缺失,频频发生越权交易与投机,国企在境外金融衍生品市场交了太多学费。此次央企衍生品亏损,还缘于巨大的场外交易风险。相对于场内交易,这种与外资大行一对一的场外交易透明度很低,流动性风险更大,高杠杆隐含的危机更大,监管难度与成本也很高,信息的高度不对称也更容易导致滥用与欺诈行为。

  早在今年3月,国资委就发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央企业金融衍生业务监管的通知》,要求相关企业按季报告业务持仓规模、资金使用、盈亏等情况,禁止任何形式的投机交易。在强化监管的同时,多数专家认为,要进一步发展境内的场内衍生品市场,解决中国大企业对境外市场过分依赖、易遭受亏损的问题。央企在外面栽跟头,一定程度上与国内衍生品市场不发达有关系。在全球对于场外市场监管缺位的情况下,通过加强境内场内金融衍生品市场及其制度建设,为企业提供更多有效的套期保值产品,不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也是减少国企衍生品悲剧的关键所在。

  尽管此次金融危机让人们对衍生品产生疑虑,但多数专家认为,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尚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断不可因噎废食停步不前。目前来看,加快发展衍生品市场的基础也更扎实。一方面,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化,国内企业对于大宗商品、汇率与利率的套保需求旺盛,需要控制与管理相应的风险。另一方面,国内衍生品市场近年来进步明显,期市新品种不断上市,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商品期货市场,在产业经济中的定价话语权也越来越大。再者,一些企业对衍生品的投资经验也开始成熟,像国内近90%的有色金属企业已参与场内期货市场交易,通过吸取当年的教训,制定了较完善的风险管理和内控制度。而通过成本控制与期货挂钩,这些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明显增强。

  场内市场的发展和完善,是场外市场健康运行的重要前提,新兴金融衍生品市场应当优先发展场内市场。与场外市场相比,场内交易所市场(期货市场)产品简单,价格形成机制公开、透明,风险控制措施完善、市场监管更严格到位。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事实证明,场内期货市场能够积极应对并妥善化解期货价格剧烈波动的风险,充分显示了股指期货等场内衍生品在风险规避、稳定市场等方面的积极作用,成为投资者风险管理和资产配置的有效工具。

  在中国衍生品市场发展路径上,业界也渐达成共识:一定要加强市场基础性建设,推出标准化的产品,推出更多交易品种,完善法律框架,提高信息披露要求,逐渐满足实体经济发展要求。近半年来,从国资委整肃企业金融衍生品交易,到银监会强调银行与机构从事衍生品交易必须秉持需求真实性和风险承受的适宜性原则,再到深交所发布工作指引,要求上市公司建立有效的衍生品投资风控制度和信息披露制度,都是要求、引导企业选择简单透明的基础性衍生品投资,基于真实需求进行交易,尽量选择场内市场投资,加强风险管理和透明化。一场金融危机,让大家对如何发展中国衍生品市场的认识更加清晰,尤其是国内市场大发展值得期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