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一百二十五章 解决麻烦?

发布时间:2020-02-15 19:06:24 编辑:笔名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一百二十五章 解决麻烦?

面对那跟混混一般打扮的嚣张佣兵递过来的粗纸,唐斗微微一笑,双手一搓,就将粗纸给搓成了细粉。

那两个嚣张佣兵和谷松同时脸色一变。

那高大的佣兵脸色急转,由白转青,踏前一步:“小子,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

“哦?我干了什么?”唐斗抱着手不在意的笑了笑:“这位先生

,不知道你这样拦着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哼,小子,在这郊江区,我们八面帮给你面子,你就得兜着,不要给脸不要脸,惹火了爷爷,把你打成奴隶,再把你的女人卖到……”那高大佣兵恶毒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脸一烫,视线莫名其妙的转了一圈,再反应过来时,却已经躺在地上了。

没人看到唐斗怎么出手的。黄金六级的实力再加上子弹时间,没有白金级实力的人甚至看不清唐斗的动作。

唐斗一脚踩在那高大佣兵的胸口,稍稍一用力,所有人都听到了那让人牙酸的骨头嗄嗄作响之声,似乎下一秒唐斗就会直接踩碎这个家伙的肋骨,把他整个胸膛给踩进去一样。

另一个嚣张佣兵不敢动了。因为在唐斗刚才在动手的瞬间没有隐藏实力,黄金六级的气息扑面而来,把他给震住了。

就他们两个青铜级的菜鸟,和一个黄金六级的高手叫嚣,这绝对是找死,哪怕是他们那什么八面帮的帮主,也不过才黄金一级而已。平时这些人也就是仗着人多,再加上欺负外来人不想惹麻烦的心态,坑蒙拐骗,大捞油水。没想到今天就踢到铁板了。

实在是唐斗太能装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是沙云悦还是祝月火,又或者是阿宝,只要待在唐斗的身边,她们的气息也会隐藏起来。外人看过来只会觉得他们连魂修都不是。

结果这两个佣兵就这么看走了眼,直接撞枪口上了。

“刚才,你说什么?”唐斗笑盈盈的看着地上的高大佣兵。

这家伙现在半张脸已经不能看了,满嘴的牙被完全的打碎。左脸肿得和包子一样,正用一种惊恐莫名的眼神看着唐斗:“我,我……”

他吓得说不出话来,而一旁还站着的同伙也是吓得两股战战。两个人都抖得像是在筛糠一样。

唐斗脸上的笑意不减半分,但是此时再在其他人眼中看来。却如同一把闪着寒光的刀,映得路人心中不寒而栗。

“唐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沙云悦上前低声劝道。

“喂,你们在干什么?”几个穿着捕快衣服的人小跑着过来了。这些人都是城中的捕书巡街,负责城中的治安,看到这里有情况,自然就过来了。

三个捕书一过来,发现对峙的两方一边一看就是外来人,另一边却是老熟人了,八面帮的那帮子人渣。当真是神憎鬼厌,偏偏有个黄金一级的帮主,仗着有几分本事,还有点小背景,城防也不好直接对他们怎样,大多时候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不过这一次看来,似乎是踢到铁板了。

“原来是捕快大人。还请三位大人稍等片刻,我与这位朋友有几句话要说。马上就好!”唐斗面色和气的对着三个捕快拱手行礼,礼数周全。而脚下却是不着痕迹的从那倒霉的佣兵身上移开。

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八面帮的人本来就不招人喜欢,三个捕书对视一眼,微微点头。后退半步

唐斗又是拱手一礼,然后才看向另一个佣兵道:“一直都忘记问了,这位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回,回大人,我,我叫江勇!”这个佣兵比起被打趴下的同伴要干瘦一些。但是也比常人要壮实许多,但现在在唐斗的目光之下,却像是在猛兽面前的绵羊,除了发抖,什么事也做不了,虽然捕书就在身边,但是他却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刚才你们给了我一张纸,我没看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唐斗眼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那江勇也是个伶俐之人,看到唐斗眼中那杀人放火的光芒,一个激灵,急忙道:“纸?什么纸?小的不知道啊。小的刚刚就是和朋友路过而已。不知道什么纸啊!”

唐斗笑了,又道:“你的同伴怎么回事?怎么被打得这么惨啊。啧啧啧,真是可怜。对了,我徒弟是医者,要不让她看看?”

这家伙一脸的慈悲,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地上那叫郁军的佣兵受伤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呢。

“不不不,不敢劳烦大人。小人的朋友刚才是自己走路摔的,不是谁打的。我们豫城治安极好。怎么可能有人打人?绝对不可能。我朋友就是眼神不好,一时没看清就摔倒了!”江勇脑袋摇得像是波浪鼓一样。

唐斗满意的点了点头,换了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唉呀呀,真是太不小心了。以后一定要多加注意啊!要知道,这出门磕磕碰碰是难免的,最好是多买点药在身上,这也好有个不时之需,你说是吧?”

“是是是,大人说的对!”江勇一边叠声点头。

“那我就不打扰你和你朋友了!”唐斗做了个请自便的动作。

江勇如蒙大赦,背起郁军转身就跑,生怕多待一秒唐斗就会反悔把他也打趴下一样。

见两人如此狼狈,周围的围观路人纷纷叫好。八面帮已经是豫城郊江区一害,不但是外来者会被他们坑蒙拐骗,就是当地人也多受他们欺压,现在看到唐斗打得江勇和郁军屁都不敢冒一句,自然是大快人心,几个胆子大的青皮更是吹着口哨大声称赞。

“见过三位捕快大人,劳捕快大人久等真是不好意思。对了,不知道捕快大人找在下有什么事吗?”唐斗那一脸茫然的表情当真是入木三分。看得周围的人无不感叹。

真t的脸皮厚啊。

三个捕快也是哭笑不得,其中一个老成一点,额头上有一个眼状疤痕的捕快道:“本捕是这郊江区的总捕头,人声三眼马爷,马磊。小兄弟做了一件大块人心之事,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八面帮的帮主是个不好招惹之人,在官面上又有些背景,我们没办法正面拿他,所以你要万事小心。若有什么难事,可以来找我!”他说着,目光瞄向沙云悦和软妹子两女,意思很明显了。

唐斗拱了拱手,手里扣着十枚金币就递了过去:“在下狄仁杰,多谢三眼马爷的关照,在下感激不尽!小小意思,让马爷与弟兄们喝喝茶。不要推辞,在下没有别的意思,正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能与马爷相识就是缘分,大家交个朋友嘛!”

那马磊也是吃八面的人物,他管理整个郊江区的治安和店铺,平时收的孝敬也不少,对这一套非常的熟悉,稍稍的推辞了一下,也就收了这个顺水人情:“狄小兄弟果然是个爽快人。我马磊也认了你这个兄弟!不要叫马爷那么生份,叫我一声马大哥就行了。”

唐斗笑得似乎随时都可以说出恭喜发财一样:“能当马大哥的兄弟,是我狄仁杰的荣幸!”

两个人就像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称兄道弟,看得沙云悦和软妹子目瞪口呆,而一旁的小萝莉依然在幻想着从来没吃过的水果,流着口水,完全不在意外界的一切。

一番寒暄之后,马磊就带着两个手下离开了,不过走之前还拍着胸口保证唐斗有什么麻烦就可以去找他,一定会办得妥妥的云云。不过等他们走远了,他的两个手下问起来他是不是真的要为了唐斗和八面帮对着干的时候,马磊却是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傻啊,要是八面帮好对付,早就被灭了八百回了!”

“马爷刚才不过就是结个善缘而已,你也是不开窍!”另一个捕快数落同伴,猛拍马磊的马屁。

结善缘就是场面话,其实就是忽悠一个是一个。

马磊却再次摇头:“也不是结善缘。我马磊这双招子看过无数地头蛇,过江龙,本以为不管是什么来路的人,只要我这招子一照,就得显出原形来。但是这个狄仁杰我一点都看不透,要么真的是一个普通之极的人,要么他就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那江勇和郁军也都是青铜七级的好手,能轻易打趴下郁军,吓得江勇不敢造次,这个狄仁杰应该不简单吧!”拍马屁那个捕快说道。

“正是如此,所以我才要和他打好关系,不管他和八面帮的事情怎么结,对我们来说都没有坏处。要是八面帮胜了,我们就推个顺水人情便了,如果他赢了,我们不但有业绩向上汇报,同时也能结交一个高手。何乐不为?”马磊是个老油子。不说人品有多坏,但是也绝对和好人无缘。一套棉花拳打得是风声水起,两边不得罪。

“高,实在是高!”两个捕快一起给了马磊三十二个赞,就差没有五体投地了。

而另一边。

“唐兄,你对那个捕头……”沙云悦看不明白唐斗刚才的作为。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个老油子,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唐斗眨眨眼睛,然后哈哈一笑,转头看向了已经傻在一边的谷松。(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