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华为剧烈反击背后数周前已部署

发布时间:2019-09-17 04:32:53 编辑:笔名

  华为剧烈反击背后:数周前已部署

  美国国会报告10月8日发布当天,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迅速作出剧烈反击,称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指控,不过是诋毁中国的做法。

  一天后的10月9日,华为1内部人士对早报称,数周前,华为高层在参加美国听证时,就感觉到美方态度的不友善,预见到美方的预设立场,因此开始部署反击。

  针对美国的指控,华为这次的回击表现不错。电信专家付亮昨日称,应该推动全球公众加深对华为的了解,不断把公司信息化公然,推动公司透明化。

  在他看来,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系类似于IBM与美国政府的关系,需要不断解释让美国公众了解华为。

  华为是世界第二大电信企业。这家由员工持股的公司在150个国家开展业务,在美国的雇员达1700人。去年,华为在美国的业务范围为13亿美元。

  华为的快速反击

  华尔街9道称,华为在上个月就开始抚慰客户,并启动了一个提供华为系统安全信息的页。

  华为美国发言人普卢默称,上周,华为向所有员工发送了一则通知,针对可能出现的报告对员工加以提示。通知中说,他们预计这份报告将让一些错误信息更久长地存在。

  按华尔街的说法,7日晚间,在美国国会报告发布之前,华为的高管们召开了一个会议。他们敲定了一篇准备发表在站上的博客文章,精心准备了计划提供给媒体以及向员工和客户发布的信息。

  在美国国会报告8日出炉后,华为旋即向早报提供了提早准备好的长达一千多字的声明,指美方预设立场,调查没有事实根据。当天,华为还向员工发送了第二则通知,并开设了媒体专线,以重申公司要传达的信息,华为还主动与客户联系,以消除他们的疑虑。

  公开源代码考量

  但美国国会报告的影响仍在发酵。

  8告发布时,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密歇根州共和党议员罗杰斯又对华为和中兴通讯发起了新的指责。他说,研究小组收到了无数有关华为的设备从事可疑行动的报告,比如,把美国公司的数据发送给中国这个过程被称做信标(beaconing)。

  据罗杰斯称,情报委员会将于9日把报告中发现的问题,和两家公司可能存在的其他违法行为的信息递交给联邦调查局(FBI)。

  这份52页的非保密报告称,一份保密的附录中包含了一些加剧人们耽忧的信息。

  据了解,信标是植入间谍软件的术语,该软件可将信息发回给软件的主人,并等待新指导。信标有时也被更广泛地用来描写可将数据发回的渗透性络。

  罗杰斯称,华为路由器的一些匿名美国用户向该委员会讲述了他所描写的,深夜私自向中国大量发送数据的行为。

  但普卢默解释,他只知道一例华为装备工作异常的情况。他说,对那个案例进行了两份独立评估,结果表明是一名华为员工用笔记本电脑登录某酒店络时,意外染上病毒。在病毒的作用下,当他的电脑与客户络连接的时候,便发起了所谓的拒绝服务攻击。

  普卢默坚称,报告中并没有华为存在非法活动或危及美国安全的证据,包括截获数据在内的部份指控并不十分明确,华为无法对此做出回应。

  撇开政治因素的考量不谈,付亮建议,华为应该向美国公然源代码,来消除美国关于信息安全的担忧。华为已在这样做,愿意公然源代码并接受第三方检验,以消除安全担忧,其实很多东西是说得清楚的。但公开源代码也需要一个进程,有时候需要几年时间。

  靠并购在美做大可能性仍很低

  美国市场令华为难以割舍。

  华为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该公司的终端业务销售收入68亿美元,同比增长50%;其中在美国销售收入超过9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100%。

  付亮乃至认为,美国的此次调查不排除有华为的竞争对手在推动,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

  事实上,华为已开始在其他领域寻求突破。

  有分析认为,美国的政治设防使得华为短时间无法取得电信设备大单,但对华为来说确实需要美国市场。华为现在能做的是,先开拓企业和消费者业务,尤其是华为近些年高速发展的智能业务。

  英国金融时报9道称,华为有五分之一的销售额来自于智能(去年销量达2000万台,比2010年多出六倍)和硬件锁等消费品。华为还销售行业和政府特定的通讯装备,该领域的主导者是美国的思科公司。

  付亮也认为,华为在美拓展企业业务仍有机会,虽然有思科等强大竞争对手,但美国企业众多,需求多样,可以寻找机会。智能业务美国是非常开放的,这一块华为可以自由参加竞争。

  不过,付亮也指出,过去华为在美被叫停的多起并购交易中,也包括企业系统业务,短期内依靠并购做大的可能性依然很低。

  影响扩围担忧

  相比之下,美国国会报告的扩散效应更值得担心。

  Jefferies分析师Cynthia Meng说,对于华为而言,该美国委员会的调查限制了其未来几年的发展潜力。

  巴克莱分析师顾永贤说,对华为和中兴来说糟糕的情况是,该委员会的报告促使欧洲各国政府也基于对安全风险的耽忧发起类似调查。他说:我不排除欧洲进行调查的可能性。顾永贤研究的对象包括在香港上市的中兴,但不包括华为,后者为私人持股公司。

  华为和中兴去年在印度的销售也遭受打击。印度政府以安全为由,为电信设备的销售设置了障碍。

  华为内部对欧洲市场则相对乐观,欧洲多个国家一直与华为保持良好业务合作。

  付亮也认为,欧盟是一个相对松散的组织,华为和中兴已通过各个击破的方式,抢占了多个国家市场,欧洲国家开展对华为、中兴相关调查的可能性很小。

2006年香港社区D轮企业
2006年无锡战略投资企业
2018年海口其他上市后企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