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男子为奶牛办追悼会称断水断电致牛被饿

发布时间:2019-12-08 05:24:02 编辑:笔名

男子为奶牛办追悼会 称断水断电致牛被饿死

男子为奶牛办追悼会称断水断电致牛被饿死:07天天

奶牛追悼会

东方9月23日消息:2011年9月5日,络上盛传一个追悼会的视频,搭灵棚,挂挽联,设祭台,还有和尚念经,做法事,背景音乐是奥斯卡经典电影《人鬼情未了》。这场追悼会被友戏称为“史上最‘牛’的追悼会”,不仅仅是因为它有着中西合璧的殡葬风格

,被追思的不是人,而是230头母牛!山东卫视《围观》栏目的赶到事发地河南漯河市进行调查。

母牛的追悼会

这是一场隆重异常的追悼会,人虽然不多,但个个面容严肃,没有丝毫儿戏的意思。一个用蓝色帐篷搭建的灵棚里,一头用白纸扎成的奶牛摆在了灵棚中央,脖子上还挂着“我被饿死了”的条幅,以此表示自己的冤屈,纸牛面前摆放着祭品、烧纸并点燃着两只白色蜡烛,左右是一对挽联,“牛嘴夺食命丧漯河,魂飞魄散无处伸冤。”横联是“人牛情未了”。一位大约三四十多岁身着白衬衣的奶牛场股东之一张副总,为这场仪式庄重地诵念了祭文。

祭文中说,早在2000年,河南省漯河市大力扶持养殖业,这个奶牛场响应号召,从澳大利亚引进230头纯种奶牛,河南省还拨款60万资金用于奶牛场的科研和发展,而漯河市召陵镇从中截留了30万,充抵奶牛养殖场从2000年至2006年的“租地款”。但是,从2003开始,大批奶牛相继被饿死,原因是当地断水断电断草料,理由之一就是奶牛场拖欠当地的土地租用金。2006年漯河市兴建召陵区工业园占用了奶牛场的土地,而当地以农场主的名义,三次骗取国家的赔偿款67万元。

祭文宣读完毕,随后在一座罗汉像林立的庙宇内,治丧者举办了“给奶牛做法事,告慰在天之灵”仪式。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根本就不是一场追悼会

,而是对当地部门某些行为的控诉。按照这场“追悼会”祭文中所陈述的,河南省漯河市召陵镇当年招商引资,请来了一批开奶牛场的投资商,而当地却以冲抵奶牛场用地租金为由,截留了一大笔本应该用于奶牛场发展的国家拨款的扶持资金。当地换届之后,之前截留的钱都不算数了,继续向这个奶牛场索要租金,而奶牛场因为拒交租金,就被当地断水断电断了草料,最终导致230头进口品种的高产奶牛相继死亡。

这场“奶牛追悼会”究竟是炒作的噱头,还是控诉有关部门的无奈之举呢?

李村的奶牛场

在漯河市召陵镇经过走访调查发现,不管是村民还是养牛场的工人,都对“奶牛追悼会”闻所未闻,当我们的找到召陵镇常村一家专门饲养奶牛的牛场时,牛场的负责人周老板对“奶牛追悼会”的事情表示非常气愤。

周老板和奶牛场的工人告诉,他们这个奶牛场是这个镇里乃至全区最大的一家,也是唯一个引进过澳大利亚品种奶牛的农场。由于这个品种的奶牛产奶量高,饲养成本比一般的奶牛要大很多,一头奶牛的价格比一般的奶牛要高很多。

一头奶牛1万五,230头,就是350多万。周老板还介绍说,他也是在国家扶持下办的奶牛场,经营了六七年了从来就没听说过死牛的事情,更没听说过奶牛追悼会的事。

自从出了奶牛追悼会的事之后,周老板的那就成了,天天都是亲戚朋友打询问牛场的情况,都以为他这个奶牛场出了事了呢,近来的生意也多多少少受到了影响。周老板断定这是有人搞的恶作剧,想给他的奶牛场使坏,给当地抹黑。这时候,想起了那段视频中曾经提到的一个名叫常富文的人,他是那个奶牛场的一位经营者,可是周老板却说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

周老板告诉,在他们奶牛场不远有个李村,那里还有几家牛场。为求真相,《围观》赶到了李村,很快就从村民那里得知,这个村原先确实有个奶牛场老板叫常富文,不过那都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他们已经好几年都没见过这位神秘的常老板了,更没有见到过常富文开的“奶牛追悼会”。

当年常富文的工厂只有两个挤奶工,如果真有两百头牛,十个工人都不够使。奶牛场早就不行了,可是10多年过去了,今年才给奶牛开追悼会,再上传到上,肯定诱人别有用心。

由于常富文还欠着好多人的钱,早就不知道去向,因而村民们也都怀疑常富文当年办养殖场养奶牛的动机,是为了钻惠农政策的空子,畜牧业的项目批准了,就会有大量资金支持。常富文很可能是养几十头奶牛充充门面,骗了扶持款就溜之大吉了。可是谁也说不清楚常富文到底有多少奶牛,更不知道奶牛是怎么死的,只知道在2002年,就陆续出现奶牛死亡。

经过几天采访,无论是漯河市召陵镇的村民、养殖场主、工作人员,还是畜牧局的人员,对“奶牛追悼会”的视频,几乎都是质疑之声。“奶牛追悼会”事件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追悼会的始作俑者

《围观》想尽办法寻找常富文,终于有村民说常富文是召陵镇老窝村人,几经周折,总算是找到了他。

常富文说,奶牛的确死于六七年前,从2002年到2006年陆续死亡,这场追悼会则是在今年的六月中旬举行的,参加的人都是原来奶牛场的一些人

,视频上念祭文的是当年的一个股东,而举办地点就在老窝村的一处早已没人住的破旧院子里

,举办的佛教法事则是在附近的一所寺庙。

常富文从80年代开始,就开始自己创业,从事自行车配件批发生意,最后常富文和妻子把这个店开成了漯河最大的自行车配件批发店,赚了不少钱。当时又正逢各地招商引资,召陵镇的领导就请常富文回乡投资,那时春风得意的常富文看中了由国家大力扶持的养殖业,但是那个时候家人都不是很支持。

经过一段时间考察,常富文发现在陕西阳陵地区有很好的澳大利亚品种的奶牛,引进奶牛是个不错的投资项目,于是就以投资商的身份和几个投资人一起准备开办奶牛养殖基地,并租赁了闲置已久的召陵二中作为养牛场。

租给常富文的原召陵二中老校址,加上周边的农田耕地共计97亩土地,租期是从2000年六月到2020年五月,共计20年。这些土地一部分用于养奶牛,一部分是用于种植牧草所用。随后,常富文和他的投资人一起创建了漯河市希望奶牛养殖有限公司,并建起了一整套标准化养殖基地。一切准备妥当后,在2000年底,常富文分三批从西安引进了100多头高品质奶牛。

后来,国家加大了对畜牧业科研发展的投入,陆续出台了一些政策,可以申请专项资金用于科研研究和市场开发,常富文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形成养殖、产奶、加工等一条龙产业链

,既能赚到钱还能带动乡亲致富,便提出了申请。

2000年底,他引进的奶牛,加上一些待产的牛犊数已经达到了238头,已经达到了审批标准。他申请的60万元用于奶牛场科研发展的国家扶持金顺利批下来了,而当地截留30万,说是作为后续几年的租地款,但并没有给他出具书面凭证。更让常富文无奈的是,当地经过几次换届之后,相关部门依旧征收常富文的租地款,常富文和股东们拒绝交付,而结果可想而知。

自从断水断电断粮草之后,常富文的奶牛就相继得病,有的不能产奶,有的怀了牛犊子却病死了。当时奶牛贵的一万二千八一头,最便宜的也9千多一头。一下子就折本了几十万。本来批下来的资金又没有到位,这让常富文陷入了困境。在2005年到2006年期间,他的牛场一落千丈,有的投资人走了,有的不再投钱了,他自己的全部家当也都投了进去,甚至连原来的自行车配件店和自己的一套房子,十几亩果园也都投了进去,可是依然不能扭转已经恶化的局面,奶牛陆续全部死亡了,牛场就此荒芜了。

河南省漯河市邵陵区邵陵镇人民的召陵镇镇长赵振奎,主动提出带《围观》的去当年的奶牛场看看。

奶牛场已被夷为平地,成了工地。原来是召陵镇二中,因为当时为了整合教育资源,撤销了

。撤了之后,当事人常富文签订了租赁协议,协议就是在这里养殖奶牛。租赁协议是规定20年,前五年是每一年向镇交纳租金五万,从第六年到第十五年是每年交纳六万,最后五年是交纳七万。

赵镇长说,因为常富文长期拖欠缴纳租金,多次催要没有结果,才在2007年将奶牛场重新转让给了第三方,兴建召陵区工业园区。当问起,常富文是否知情时,赵镇长说他应该知道,而常富文却说当时并没有人通知他。

常富文说,他当年被截留了30多万的扶持款,落了个牛去厂倒的下场,而现在租期还没到的土地,又不知不觉被转让给了第三方,一手创建的奶牛场也被夷为了平地,其间因为占地拆迁所产生的60多万的拆迁补偿款一分也没有落到常福文的手里。常富文说,更重要的是,当年有关奶牛场的所有资料也随着那次拆迁消失了,这也是使他陷入被动,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的重要原因。

常富文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几百万的身家,在召陵这个小镇上,过着十分风光的日子

。可这次投资奶牛场的失败,让他一下子跌入了人生的谷底。先前借钱给他的银行年年催帐,现在是有家都不敢回,妻子和两个儿子也是跟着东躲。

但是,常富文对自己当初选择投资奶牛场并不后悔,这是一个好的项目,唯一的遗憾是没遇上好的支持者。而奶牛的相继死去,带给他得不仅仅是金钱的损失,更有精神的折磨,只要一睡觉,他就会梦见牛,心里很不得劲,于是才想起给牛开个追悼会,发到上让大家评评理。

质疑追悼会

赵振奎镇长说,漯河市召陵区和常富文签订合同,是在十年前,当时这个地方的行政区划还归当年的郾城县,镇长都换了好几届了,负责这个事情的经手人,早已经调离召陵区了。

自从视频传到上,各大媒体竞相报道,漯河市市委市对此事件也是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专项调查组,彻查此事,如有违规违纪问题,绝不姑息,等调查结果一出来,一定给当事人常富文和公众一个交代。这次,常富文策划了这么一场史上最“牛”追悼会,他采用这种方法到底对不对,虽说值得商榷,但是这也折射出,我们某些部门招商引资工作中存在的种种问题,比如只重视前期招商,后期服务却不到位,职能转换不及时,救济途径的不畅通等等,希望咱们各地的职能部门能以这次的“奶牛追悼会”为戒,踏实为百姓服务,为经济发展服务,对于此事的处理结果我们将继续围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