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行走诸天的漫画家第三章下山求订阅

发布时间:2020-01-19 19:10:30 编辑:笔名

行走诸天的漫画家 第三章 下山(求订阅)

突然,泛着月辉的溪面,有一条鱼跳了出来。

这条鱼长相奇特,两尺有余,无论是个头还是长相,都与锦鲤基本一致,只不过尾部分叉,长了三条尾巴,看起来颇为奇异。

令张亮更为吃惊的是,这条三尾锦鲤竟然在空中缓缓张开了嘴,一道皎洁的月光在肉眼可视的情况下,被它生生吞了进去,然后,它才落入小溪中。

妖兽?

这条三尾锦鲤既然能够吞吐月华修行,显然步入了妖兽的行列。

陆小玲看到那条三尾锦鲤,不由得双目一亮,用力擦了擦嘴角之后,轻声说道:“张师弟,待会儿这条锦鲤再次跳出水面的时候,我会施展朽禾剑诀,将它禁锢一息的时间,你趁机抓住它!”

朽禾剑诀,禁锢?

张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波光粼粼的溪面出现了一道涟漪,紧接着,那条三尾锦鲤再次跃出了水面。

“就是现在!”

陆小玲轻叱一声,左手迅速掐诀,手中淡绿色的飞剑呼啸而出,在距离三尾锦鲤丈许的地方,发出一层灰色的光芒。

那条锦鲤听到飞剑的破空声,本想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身子根本动弹不了,虽然这仅仅只有一息的时间,却已然足够了。

张亮在陆小玲出声的那一刻,已经纵身跃起,双手合拢,将那条三尾锦鲤抱在了怀里,右脚轻轻地点在溪面之上,激起阵阵涟漪,他也借力落到石块之上,不过,那条锦鲤力量很大,而且身子很滑,害得他差点就脱手。

“太好了!”

陆小玲一脸兴奋地说道,不过她的脸色在施展了朽禾剑诀后,变得微微有些苍白,显然刚才那惊人的招式,需要耗费不少真气。

张亮同样是笑了笑,刚才这个小仙女师姐的招式,让他很是惊讶,他没想到,朽禾剑诀竟然也能够做到禁锢对手这种事情,哪怕只有短短的一息。

“这一下,就能让师娘好好地做一顿大餐了!”

一道紫影闪过,陆小玲飞身落到张亮身边后,很是开心地摸了摸三尾锦鲤说道。

“师娘?”

张亮有些佩服地看了陆小玲一眼,抓师父的鱼,让师娘去做,这种事情也只有自己这个小仙女师姐能够做出来吧,其他人恐怕早就被师父活活打死了。

陆小玲点了点头,笑嘻嘻地说道:“师娘做的麻辣鱼最是好吃,要不然,我待会儿给你带回来点儿?”

张亮急忙摇了摇头,他可不是师父待见的徒弟,被对方知道他偷吃三尾锦鲤,不知道会怎么惩罚自己呢。

陆小玲无奈地啧了一声,道:“那就可惜了,你错过了天下最美味的食物!”

对此,张亮只能干笑两声。

“好吧,既然你不吃,我也就不勉强你了,对了,这是几个月来你忘记领的剑元丹,我帮你领了回来!”紧接着,陆小玲将一个白色的瓷瓶扔给了张亮,接过三尾锦鲤后,便御剑离开了,看她的方向,竟真的是山上的清月居。

张亮接过白色瓷瓶,发现里面足足有三十粒剑元丹,除了他应拿的十八粒外,还多出了十二粒,想来应该是陆小玲给他的。

“这个小仙女师姐,人还挺不错的嘛,就是,有些冒失...”

张亮忍不住低声喃喃了一句,随后也不再停留,几个纵跃间消失在山谷中。

.....

三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这天,张亮在房间中静修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他打开门后,发现楚麟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门口,后者笑了笑,道:“小师弟,下山历练的时间到了。”

“劳烦楚师兄亲自来送我上剑阳峰了!”

张亮拱了拱手,楚麟平日里待他的确不错,不仅记着他历练的时间,还亲自送他去剑阳峰。

楚麟笑着摆了摆手,道:“张师弟说的哪里话,既然师父将你托付给了我,那我自然要尽好做师兄的,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走吧?”

张亮点了点头,与楚麟一同乘着飞剑,来到了剑阳峰之上。

此时,剑阳峰的广场之上,已经站着六个人了。

这六个人,张亮还有些记忆,都是半年前一起进入诸峰的内门弟子,半年不见,他们每个人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尤其是剑阳峰的王岳,变得更加锋芒毕露。

不过,他们似乎对三念峰的弟子不甚在意,只是扫了张亮一眼后,便自顾自地交谈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身穿灰色剑袍的老者从大殿中走了出来,面容刚毅,白发长髯,双目偶尔划过一丝精芒,让人不敢小觑。

楚麟自然识得这个老者的身份,只见他对着那个灰袍老者恭敬拱了拱手,道:“三念峰真传弟子楚麟,见过沈师叔!”

原来,这身穿灰色剑袍,看起来十分威严的老者,正是此行带着张亮等人前往红河的剑阳峰长老,沈禹。

沈禹似乎也知晓楚麟,他笑了笑,道:“楚师侄不必客气,三思师兄近来可好?”

楚麟点了点头,笑着回答道:“多谢师叔挂念,师父他的身体很好...我这一次来,其实是送张师弟历练的,接下来的日子,就多劳师叔费心了。”

沈禹看了张亮一眼,缓缓说道:“楚师侄放心,红河那里活动的只是月神教的小喽啰巴罢了,算不得什么!”

楚麟听到这话,似乎放心了许多,笑着对沈禹道了声谢,叮嘱张亮多多小心后,便御剑离开了。

张亮看了一眼楚麟离开的身影,不由得心头一暖。

这个四师兄不管怎么说,对他都是尽职尽责的,只不过,那天对方吞食妖丹的画面,时不时会在他脑海中闪过。

“好了,既然你们七人已经到齐,那我也将一些事情交代清楚!”沈禹神色严肃地看了张亮等人一眼,继续说道:“在红河斩妖除魔的期间,不得擅自行动,凡事都要听从老夫指挥,你们几人可否明白?”

“明白!”

众人齐声说道。

沈禹点了点头,掐诀一指,一把灰色的飞剑出现在空中,紧接着徒然变大,变得足有丈许宽,三丈多长才停了下来,随后他长袍一挥,卷起众人落于飞剑之上,御剑而去。

内蒙古民族大学附属医院怎么样
上海远大医院预约电话
那里能治好癫痫病
台州白斑病十佳医院
南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