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大老虎落马凸显政治意义运动反腐促进制度建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7:32 编辑:笔名

大老虎落马凸显政治意义 运动反腐促进制度建设

从石油领域到执掌四川,再到政法系统,周永康始终在编织复杂的官场圈子。圈内多为周永康的老部下,或是周永康特别重用之人。

周永康似乎可以对他们任意提拔和调配。他们要么随着周永康的足迹转战各地,要么在周永康离开该地区或系统若干年后,依然唯其马首是瞻,仕途进退也仍有其操纵的痕迹。其中结党营私、“小山头”、“小集团”的意味显而易见,对正常干部人事安排的干扰也显而易见。

而一贯玩弄朋党之术的背后,从已被披露的信息看,充斥着难以估量的利益输送和权钱交易,都为周永康及其家族、朋党的权力和财富服务。土地、资源、权力皆是其任意攫取和变现的囊中之物。

细致梳理和剖析周永康及其圈子庞杂的政、商足迹,所涉案情以及外围的商界甚至黑道势力,其中教训与隐忧触目惊心。如何从制度上完善和变革,防范和治理此类结党营私之风气和祸患,则是亟需解决,更加艰难的问题。

“大老虎”周永康的落马令众人拍手称快,但却令我为中国腐败的广度和深度而担忧。中共以后肯定还会扩展到更多领域清查,但是现在的清查结果已经非常惊人,而且只是冰山一角——周永康作为曾经的中国权力核心层领导人之一,他的落马所反映出的腐败的深度不言自明。

运动式反腐与法治不矛盾

中国的腐败已具有寡头性质,中共要使反腐败运动更具有政治意义,必须深入到反经济寡头,切断经济寡头向政治延伸的途径。否则,一旦寡头经济演变成寡头政治,中国就很难避免演变成叶利钦时代的俄国,更说不定是今日乌克兰。

现在一些国内既得利益者比较恐慌——如果再查下去可能就轮到他们了,所以他们在放言论证反腐败应当有一个段落;海外也有一些公司说反腐败正在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甚至测算了百分比,实际上他们也是既得利益者。

有些学者认为反腐败应主要靠制度建设,不能用搞政治运动的方式进行。但是我觉得要正确看待二者之间的关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反腐败制度建设上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中国的反腐败队伍恐怕是世界上庞大的,反腐败机构也是多的,腐败分子不是照样我行我素吗?

反腐败的制度建设需要一个好的政治环境,在如此大面积腐败的现状、如此恶劣的政治生态之下,怎么可能建立起有效的反腐制度呢?反腐运动就是要为建设反腐制度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所以反腐运动要继续推进,不到一定程度,反腐制度是建立不起来的,即使建立起来也不会发挥多大的作用。王岐山所说的“先治标,后治本”就是这个道理。

本次反腐运动和以前有所不同,不论是从形式上还是性质上,都已倾向于法治。周永康被查消息公布当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以“依法治国”为主题。这说明中共能够认识到法治的重要性,反腐败运动和制度建设并不矛盾。

大家不要对“运动”那么痛恨,即使在民主国家也有反腐运动。运动式反腐和法治可以结合起来,况且,以中国目前的腐败广度和深度,如果没有一些运动,腐败恐怕清除不了。

反腐制度建设需内外合力

这次反腐比以前做得好,是因为保证了制度有效和权威。中国的反腐机构和预防腐败机构的数量非常多,党内有几个,政府有几个,人大、政协,甚至连大学都有纪委书记。内部太多元了,互相不整合,没有人负责,互相争来争去,反而给腐败很多机会。且机构本身也难以避免腐败。反腐机构内部必须整合,这次中纪委把这些机构整合起来,由中纪委领导,内部的权力集中非常重要,反腐败机构如果权力分散,那反腐败不会有任何成效。

另一方面,这次反腐也保证了中纪委的权威。现在有两点非常清楚:在中央层面,各个部委,或者全国人大,或者政协,不是像以前左手反右手,自己的腐败自己反了,统一由中纪委派驻;现在规定纪检部门下管一级,省的由中央来管理,市的由省来管。以前省一级反腐败由省委自己反,那怎么能反呢?通过这次反腐运动,我想这些制度会慢慢巩固下来。

当然,首先要把政治生态治理好,然后才有可能完善制度保证廉政。但是另一方面,也不能把所有的负担都交给制度,必须有经济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相配套。现在为什么产生这么多经济寡头?因为经济体制改革不到位,中国的很多国企已经成为高官家族的“钱袋”。在经济领域,中国还没有有效的预算制度,中国的一个领导,无论中央还是地方,怎么能有机会动用这么多的钱呢?在西方,会计和审计是重要的一些职业,而在中国,这些根本不重要。中国的预算制度表现为用政治行政方式去分配国家资源,一旦拥有政治权力,就可以腐败。所以,完善有效的预算制度要建立起来。

还有,必须加快行政体制改革,减少并控制官员的权力。习近平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非常正确,但如果政府本身权力太大,“笼子”根本没法做,做好了也关不住。所以现在提倡要下放行政审批权,把行政审批权放到企业和社会中去。

社会改革也很重要。在不断控制官员特权,使其特权缩微的同时,一定要建立起包括所有公民、包括官员在内都能享受的、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体系,官员还是会去权力寻租。所以,反腐要政治、经济、行政、社会等各方面的改革相配合。

政法委歧途待返

周永康落马后,关于政法委发展过程的检讨多起来。政法委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是一个推进法治(rule of law)的机构,到周永康就变成了维稳机构。中共在十五大的时候就已经把法治作为政治改革的方向,但是后来却走偏了。

社会稳定的确很重要,但是社会稳定的基础是法治,而不是国家的暴力机器。在一个法治国家,法律体系应该是第三部门,既不是执政党或政府的工具,也不是老百姓的工具。

周永康时期一方面用所谓“法律下乡”这种民粹主义的方式搞法治建设,另一方面又将社会管控得很紧,这种体制导致了中国法治大倒退,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现在社会不信任政府,因为你动不动就去镇压。现在需要把政法委的角色重新定位为推进法治建设,这才是1980年代搞政法委的初衷。

所有国家都面临社会治理的问题,但是社会治理的精神必须是法治,而不是暴力。中共从1980年代就开始讲法治,到1995年十五大更是把“法治社会”定位为中国政治改革的目标,但是后来就不讲了,开始讲维稳,“法”在“政法”工作中消失了,“政”即政治,开始处于主导地位,而政治又表现为国家的暴力机器,长此以往,执政党与人民之间、国家和社会之间关系就变得越来越紧张。现在要清除周永康的遗产也是一个挑战,因为维稳系统已成为一个稳固的既得利益系统,恐怕还需要很长时间来消化这个体系和它的负面影响。

原标题:大老虎落马凸显政治意义运动反腐促进制度建设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如何做好seo优化
微信小程序都有哪些
交换友情链接好处有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