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天下布武录第二百八十四章解药

发布时间:2020-01-23 00:21:45 编辑:笔名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八十四章 解药

吴锋哼一声,猛地咬了咬极纤薄的唇。↑,

梅映雪説得没错。

然而如果因为这种事就把七彩钟乳拱手交给梅映雪,放弃草海五峰,吴锋绝对无法接受。

“那我自己找便是了。”

説罢,吴锋的双手直接在梅映雪身上揉捏起来。

梅映雪仍是微笑看着他。

冷若冰霜的白衣少女,内里竟是一个诡谲阴狠的小魔女。

她的笑容很美,但却透露出一种深深的虚假。

当吴锋的手掌捏过她胸口时,她都显得笑吟吟地,似乎完全没当一回事。

不过女人的胸脯看来也有质量高下之分。以前吴锋只是和云海岚相拥,就觉柔腻入骨,时常想如果用手在上面捏一下是什么感觉,现在隔衣捏着梅映雪的胸口,却感觉蓬松过头,弹性却不够,手感实在好不到哪里去。

她身上没有摸到任何硬物,吴锋便把她的空间袋拿了过来,从内往外一件件掏东西。

有大量的食物,还有琴棋书画之属,但更多的是各种各样的暗器,以及装着毒药和解药的小瓶。

如此海量的毒药和解药,实在令吴锋咋舌。

固然,毒药和暗器是武士出行的必备之物,但这么多的话,当是精研毒术者无疑。

吴锋强忍着腹中剧痛,一个个开启瓶盖去嗅。

他取出药物的时候,注意没有打乱药物在空间袋里本身的摆放位置。某一堆药物气味极冲,另一堆绝大多数都没有气味,还有几瓶放在一起,有一种催人昏迷的味道。

大多无味的那一堆是毒药,因为这样的话。下毒才不易于被人察觉。

有催人昏迷气味的应当是迷药。

那么气味极冲的那些就是解药了。

然而总共仍旧有二十多瓶。

梅映雪话音柔婉,歪着头对吴锋道:“我可要提醒你一句,解药本身也是毒药,只是大多气味太重,不适合用于下毒。你若服错解药的话,恐怕要死得更快。”

她如同一只小狐狸一般。眼神晶亮,闪现出隐隐的得意。

吴锋泠然道:“你当我就没办法了不成?”

梅映雪目光乜着他:“你若有办法,拿出来便是。”

吴锋指头怒diǎn,先将她身上穴道再封了几处,令通体真气无法流动,再抽出一根粗大的麻绳,将她捆得严严实实,如同粽子一样。

只见吴锋跃到溶洞里的水池中,将寒冰蛙抓了一只上来。惹得它越发呱呱叫个不休。

梅映雪道:“你想拿青蛙试药?然而青蛙没有吃过毒药,无论服用哪一种解药,都是必死的。”

毒药比解药要多,足有六七十瓶,梅映雪更是説了她是用组毒暗算吴锋,并不只是一种,吴锋根本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毒药。

吴锋不答,先开了一瓶解药。用池水溶解一粒后,捏住一只寒冰蛙的喉咙。把解药灌了一星下去。

寒冰蛙体形小,药性发作得极快而且特别明显,吴锋很快便觉着手中冰冷的青蛙开始发热,躯体由蓝转红,而后伸腿毙命,被吴锋把尸体抛远。

当年乔北溟为了修炼修罗阴煞功。曾劫夺有名的毒书百毒真经加以研究,利用毒药刺激身体,强行冲关,遂将修罗阴煞功突破到九重天之境。吴锋在北莽之地,也曾向乔北溟请教修炼之道。乔北溟便在毒术上对吴锋稍作指diǎn。

这些解药只嗅气味,便感觉到寒热之性。

吴锋体内冰寒和炽热两种气息交杂,其中热多寒少,那么解药应是寒多热少。

他一瓶瓶试验过去,有些解药使得寒冰蛙发热而死,有些解药令寒冰蛙躯体更加冰寒而毙命,还有些不造成体温变化,直接伸腿翻白眼。

只有三瓶是使得寒冰蛙躯体变得更寒,但其中却又隐含热力,正符合要求。

然而纵然如此,贸然服下也只有三分之一的生还机会。

“解药就在这三瓶里面。”吴锋道。

“可惜你仍旧不知道是哪一瓶,一旦吃错药,怕是连杀我的力气都没有了呢。”梅映雪悠悠道。

吴锋猛地捏住梅映雪一只手,以指甲掐住她的腕脉,只要他一发力,梅映雪的腕脉就会被切断,鲜血喷涌而出,最终因失血过多而死。

如今梅映雪真气被封,完全不可能以真气阻滞血流,也无法催持真元以加强造血机能。

“可是这瓶?”吴锋瞋目喝道:“你若不説,我保证让你死得很悠长。”

梅映雪抿着唇,绝不作声。

吴锋又换一瓶,继续询问。

他又道:“想必是最后一瓶了。”

梅映雪依然不做声。

吴锋却是又拿回第二瓶,直接吞了一粒药丸下去。

腹中剧痛骤然加剧,汗珠涔涔渗出,吴锋却咬牙强忍。

很快,疼痛便止息。

梅映雪道:“这瓶虽能止痛,但却只是表象,不过半盏茶时间,你便要面色青紫而死了。”

吴锋长笑道:“你也不必再试图骗我。如果我还有半盏茶之命,杀你或是做些什么别的绰绰有余。我问到第二瓶时,你的脉搏明显有所不同,岂能有假?”

梅映雪这才知道吴锋之所以掐住她腕脉,真实目的是为了听她脉搏,不由长叹一声:“这一次,真的是你赢了。然而,你若不放开我,你仍是出不去的。”

吴锋道:“我用长剑抵住你后心,你去开门,免得你再玩花招。”

他心下仍有不解之处,打算等出了溶洞,再下手擒住梅映雪,问个清楚。

梅映雪道:“那你先把我的穴道解了。”

吴锋解开了捆住她的麻绳,再解了穴道,用剑锋抵住梅映雪后心。

“我的东西你也都得还给我。”梅映雪道。

吴锋将空间袋还给她道:“琴棋书画和食物可以让你装回去,至于这些暗器毒药。便由我保管好了,免得你再拿去害人。”

梅映雪装好了东西,不情愿地向前走去,只见她走到洞壁某处,拿出草海令牌,在壁上按了一下。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当她又走向石门。把草海令牌往石门上盖去时,一股滔天的巨力不知从何而来,转眼将石门拉起。

吴锋身形一绷,便要再次出手。梅映雪如此欺骗他,他如今再捉她也全无负罪感。

但梅映雪不顾背后被剑锋抵着,竟是猛然一挥手,一蓬黑烟登时弥漫起来,散发着刺鼻的气味,能蒙蔽人的感知。

吴锋大惊。便要刺她后背,但隐觉这黑雾中有极大凶险,刺入半寸后又飞快收回来,剑锋猛打,同时往后飞退,只见数枚幽蓝色的飞刀被他击落,刀上寒光闪闪,显然有剧毒。

而烟雾当中则含有迷药。能使人身形迟滞,如果吴锋一定要刺死梅映雪。必定被毒刀穿心而过了。

吴锋心中纳闷,明明没收了她所有的毒药和暗器,这迷雾和飞刀,她又是从哪里变出来的?

他长剑激荡,将余烟扫尽,梅映雪早已逃出甬道。不知踪迹。

吴锋也不由暗自佩服她的果决。

他走出溶洞,已是立身于茫茫草原之上,此处四野无雪,枯草丛中已隐隐可见新生的绿芽。

激战镜像和对决海妖,都令两人受到了极重的伤势。过了三天也没有完全恢复。不过吴锋终究是受伤轻了许多,而梅映雪受伤较重。

吴锋循着气味追索而去,他的嗅觉极为灵敏,能够依据尚未散去的气息去追寻。梅映雪被他刺伤后背,鲜血涌出,更是会有血腥之气。

而且,梅映雪的身法虽是能够草上飞,但终究会留下草木倒伏的痕迹,虽然微小,但吴锋鹰目如电,却是能够瞧出来。

他运足脚力,全力追击而去。

走得不远,他便发现前头出现两道气息,分向两个方向。

吴锋抬眼望去,只见一边通向一座石山,一边则通向一条宽阔的河流,水流甚缓,却没有封冻。河流对面是一片松林。

他心下了然,梅映雪定是向山丘走了一阵之后,折向河流。河水是流动的,她不可能在水面上留下气味,吴锋也便无法判定她从何处上岸。

当下吴锋向着河边而去。

水面上漂浮着一截粗大的枯枝。

吴锋待要凭着水上飘的功夫过去,但跃上水面时才发觉这水当中似有一种极大的吸力,令他要直接沉下去。

他才想起河千影对他説过,五峰附近有一条轻水,水质极轻,经冬不冻。

这水面上的树枝上,也似能嗅到梅映雪的气息,看来她是踩着这树枝过河,投入密林当中。

吴锋当下一个大鹏展翅,如同飞鸟一般掠到树枝上,驱着枯枝向前移动。

但须臾间,他陡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一道寒芒如同流电一般散开,枯枝轰然粉碎,吴锋双足飞旋,但无着力之地,登时被划伤,鲜血喷涌!

他忍着痛楚,引剑刺水,却见一个湿漉漉的人影自水中浮起,长刀与吴锋赤剑交击,借着冲击力回到岸上。

梅映雪通体湿透,头发也水淋淋地,但脸上仍然带着笑意。

“兄台看来是有所防备,不然我那一刀足以要了你的命。”

“的确有所怀疑。但你身为一女子竟然能隐忍藏在水下这么久,也实在难以想象,故而我才并未确信,不然也不会被你刺伤了。”

吴锋在水面上一diǎn,弹回河岸,与梅映雪相对峙。

如今梅映雪与他交锋,大约仍旧不是对手,但是此地空旷,她刺伤吴锋令吴锋的速度下降,便大有逃遁空间。未完待续。。

上海市中医医院石门路门诊部
武汉大学口腔医院
治癫痫病上海哪家医院好
西宁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宿迁著名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