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黄宗江18日因病辞世传奇人生画上句号图

发布时间:2020-07-31 14:56:22 编辑:笔名

黄宗江18日因病辞世传奇人生画上句号(图)

黄宗江生前照片

是神童是水兵

是演员是编剧

是戏剧家是评论家

他才华横溢、至真至性,从演员到编剧、从戏台到银幕,在每一个人生舞台上,他都演绎得光彩照人;他出身书香门第,却带领一众弟妹跨入戏剧行当,成为“卖艺人家”;他10岁就发表独幕剧,之后创作了包括《柳堡的故事》等影响了几代人的电影剧本;他一生坚持以人为本、唯人主义的创作理念和生活哲学,虽饱经磨难,却从未动摇。

10月18日,著名编剧、演员、影剧评论家黄宗江因呼吸道衰竭在北京301医院去世,享年89岁。昨天,从八一电影制片厂得知,黄老家人已在八一电影制片厂干休所设立小灵堂供亲友及各界人士吊唁。

黄宗江传奇

9岁写剧本成文坛之最

黄宗江何许人也?黄宗江兄弟姐妹七人,两位姐姐比黄宗江大得多,黄宗江是男老大,下头还有老二、老三、老四,名叫宗淮、宗洛、宗汉,还有个小妹宗英。黄宗江在中国同时代的文化人当中,是极富传奇色彩的,自谓“杂家”。他读过大学,痴迷表演,当过水兵,写过剧本、文章,还做过文化使者。

他9岁时创作剧本《人之心》,保持着“中国文坛年龄最小剧作者”的纪录。上过南开中学、燕京大学,深受两校话剧传统之洗礼。年轻时弃学闯荡上海、重庆,出演了《愁城记》中的何晋芳和《戏剧春秋》里“一赶三”的角色,一鸣惊沪上,再鸣惊渝州。但黄宗江自认为不是天才的演员,最想做的事情还是写戏,做戏剧家。于是有了解放前一举成名的《大团圆》和解放后的《柳堡的故事》、《海魂》、《农奴》、《秋瑾》等电影名篇。

女儿说

临终前还想着写剧本

“父亲一生从不追名逐利,对于生活追求的就是朴实。”灵堂设在黄老八一厂的家里,布置得十分简单,遗照上的黄老一脸微笑,供桌两边各摆放一只花篮。黄老的大女儿阮丹妮说:“父亲生前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喜欢搞形式的东西,所以我们也遵照他的愿望,一切简单一些。”

黄宗江家人介绍,黄宗江身体一直比较好。大约两个月前,他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经医生检查,是患了癌症。住院治疗期间,黄宗江心态平和,很配合医生治疗。但因癌细胞扩散,到了晚期,最后于10月18日13时许,安详地离开人间。

阮丹妮说,“父亲是很乐观的人,他常常说‘我不能灰色地活着、不能黑色地活着,我得亮色地活着。’但他也是个闲不住的人。”阮丹妮回忆,刚刚做完手术的父亲十分乐观,笑称这次如果病愈了,那就是大难不死,一定要去买彩票,而且一定要趁这段时间写出一个好本子。“没想到,前天下午,父亲的病情急剧恶化,就这么离开了我们,而他最后一个剧本也没来得及完成。”

江平说

电影界的重大损失

说起黄宗江,中影集团副总江平显得格外悲痛:“前些时候,我导演的《康定情歌》办首映式,很早就邀请黄宗江老师来参加了,黄老师一口答应,但没想到首映式前老爷子住院了,不过老爷子当时脑子还很清醒,我们以为问题不大。在首映式上,上百位电影人还集体起立为老爷子庆贺生日,没想到他就这样走了。”江平表示,黄宗江是中国最优秀的编剧大师之一,“他的《农奴》是新中国第一部藏族题材的电影,对我的影响很大。这次我执导的《康定情歌》也是藏族题材,老人之前很想来看一看,没想到却成了永久的遗憾。黄宗江先生的去世,是中国电影界的重大损失。”

魏明伦说

文化界的传奇人物

“黄宗江先生走得太突然了。我原本准备10月22日去北京探望他。他是中国影视文化界的传奇人物啊!”著名编剧魏明伦痛惜地说。黄宗江比他大20岁,两人是忘年交,相识于30年前。魏明伦说:“我写的川剧《巴山秀才》、《潘金莲》,黄宗江是全力支持。上世纪90年代初,黄宗江还专门为我写了一篇文章《魏明伦的情人们》来支持川剧创作。”魏明伦介绍,“今年7月上旬,我邀请他参加11月22日魏明伦从艺60周年活动庆典。黄宗江说他年纪大了,来不了。但他给我写了一个‘贺魏郎明伦60艺寿,惟人为本、乃通鬼神!’下题是:黄宗江虚度九旬。黄宗江第一次写了认为不好,又给我写了第二遍,在贺词上盖了5个章。黄宗江是真正的中国才子,我很敬佩他。我已委托朋友送了花圈。”

田沁鑫说

拍《生死桥》不要报酬

信报讯(王菲)18日,电视剧《生死桥》的发布会在京召开,当天,黄宗江便去世。导演田沁鑫昨天对说,“《生死桥》是黄宗江先生生前出演的最后一部戏,剧中为三个孩子抽签算卦的老太监是他饰演的最后一个人物。电视剧从22日开始在央视开播,他还没有看到我们的戏开播就走了。”

田沁鑫回忆说,三年前她在拍摄《生死桥》时,特别想请黄宗江来演,“黄宗江先生欣然应允,他说他看过我导演的话剧,因此二话不说就来了,”田沁鑫说,“更让我们感动的是,黄先生说他不要稿酬,他说‘我全当赞助你们了’。”博闻强记,高龄聪慧是黄宗江留给田沁鑫的两个印象,“我跟着我们演员一起喊黄宗江爷爷,他总是给我们带来很多的欢笑。拍戏间隙,他总是要拿出一堆营养品,有降血脂的,有维生素,他会指着这一堆瓶瓶罐罐,给我们讲怎么平衡营养。”田沁鑫觉得,黄宗江的一生极尽精彩,“我看过他演话剧的剧照,特别帅,他身上有种知识分子大家的气质,非常率真。”

■手记

那天我们只谈“鸡”

唐雪薇

黄宗江住在八一电影制片厂宿舍一普通居民楼里,家中基本没有任何装修,但墙上的字画都出自冰心、丰子恺、吴祖光、叶浅予、黄裳、黄永玉、俞平伯、周汝昌、欧阳中石等大家之手。虽然已经80多岁了,但他身体很好,就是耳朵有点背。

2005年,采访黄老时恰逢他84岁的本命年,赶到黄老家中时,他正在看戏曲名家李世济在上海演出的《龙凤呈祥》,嘴上还不住地夸同属鸡的李世济演得好。因为我和黄老同属鸡,便开玩笑地问他,有没有听说过属鸡的命不好这种迷信说法,黄老听后笑着说:“只要不属鳖就行,不过属鳖还长寿呢!”他又说:“我就爱吃鸡,不过去世的老伴也属鸡,和我同岁,我可从来没舍得吃她!”

说起“鸡”这个话题,黄老显得特别有兴趣,他还说:“张君秋出师后,首先是在天津唱红的,而我是南开中学的应届毕业生。那时他十六七岁,我比他小一岁。我是个小戏迷,从小就喜欢钻进后台去看那些角儿。有一次我钻进后台去看张君秋,是跟着比我大几岁的同乡表哥去的,表哥拿着徕卡照相机,台前台后猛照了不少。那以后,我和张君秋就成了好朋友,他还送给我一张他在照相馆照的对着镜子的照片。‘文革’后,君秋加盟北京京剧院,我才和君秋又有了往来。我把幸存的他当年的照片都给了他。他为了答谢,送了我一把他画的扇子,画的就是鸡。”

尽管当时已经84岁了,但他仍然爽朗率真、快言快语。交谈中,黄老谈笑风生,幽默风趣,谈天说地,像一个老顽童。言语中,一会儿说四川话、普通话,一会儿又是天津话。

信报唐雪薇

武汉看白癜风的医院
大同治疗白癜风费用
娄底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伊春白癜风医院排名
鹰潭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